Jeanette

朝如青丝暮成雪。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余者见置顶。

【澄桑】雷惊鸿 6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避雷,高亮

5

-

第三章 摩睺罗下

神话时代的迦楼罗王曾因吞食那伽,最终龙毒焚心。龙众那伽是水中之王,三千世界中毒的化身。而迦楼罗众天生对毒素具有一定的克制力,凡界毒素对它们并不生效。聂怀桑感到掌纹被炙得灼热,心想,倒是下了血本。可惜……

开罪了不该开罪的人。

这是应激反应,专为八部血脉准备的毒\药酷烈霸\道,迦楼罗血以火攻毒,在毒素燃烧殆尽前不会停止焚烧。

迦楼罗的发冠悄然坠落,黑发泼在背脊上,江澄脱力般靠到墙上,抬手把左边的鬓发撩到耳后,紫金杂错的耳羽卡住耳后那束黑发,他睁开眼仁,是诸佛莲榻般的幽艳澄黄。

射日之征——以四大世家,天人兰陵金氏、乾达婆姑苏蓝氏、摩呼罗迦清河聂氏和迦楼罗云梦江氏为首,统御三界六道其他人与非人氏族共同讨伐阿修罗岐山温氏的战\争。

那时他被长兄送往后方的姑苏避难,从未亲眼目睹过真正残酷的兵爕。战场瞬息万变,消息的脚程晚过行军是常事,有一日他在云深不知处,还懒懒散散拖着佩刀,前方有蓝氏门生怀抱卷宗走过,要向留守的长辈禀报近日战况,他把刀一搁便坐到廊下发呆,只觉得此地莫名熟悉,待到那名门生出来,急急上前便问可有赤锋尊战报。

他获悉自家大哥捷报,心头初定,又想到昔日同窗,如今大多鏖战各地,便向那门生询问。

——江宗主在战场上,以青色琉璃火驰援,将数十名温家修士逼上悬崖,阿修罗在琉璃火中哀嚎,像燃烧的星子一样坠落到奔腾的江水里。彼时那一隅天空在火光中荡开滚滚青色,五阴为薪,琉璃火燃到炽盛开出蓬勃莲花,魂魄扭绞成一捻捻枯瘦灯芯。往东去数里,有御剑而飞者空中发睇,皆叹西方莲潮逶迤,如灯相引。时值黄昏,娑婆世界夕阳褴褛,咳出一滩朱红霞血。青者上浮,红者下沉,中天色相绚烂,生出潋滟紫光。江岸上迦楼罗众衣冠俱紫,江水喘出汩汩青烟,须臾便将亡灵吞咽。

那门生一礼便离去,聂怀桑转头看向方才坐处,想起那里本该有一架紫藤花,迤逦而去,铺向少年时那间业已化灰的学堂。

他把那一裹紫藤花枕在面颊下,醒来后帻巾中香泥骨屑,揉洗罢犹有紫痕斑斑。他在入窗的一绺风里捻起它来,拿出枚雨花石镇住,待晾干了连石头带布地锁进匣中。这事儿干得奇怪别扭得很,他自觉难归到附庸风雅里头,多年后醒过味来,铺开那条陈旧的帻巾,研墨提笔,那行“姑苏城外寒山寺”墨色一样蓄在笔尖,最终往绢面上淌出一朵九瓣莲。

而石上空花水月,开视竟然如初。

他拿食指中指骨节抵着桌案,在画外拈住曲长的莲柄,不由低眉一笑解嘲,想:朝花夕拾。

雨花石在手底兜转一圈,被嗵地投入水盆。



走走走秋名山



-

是真的不会开车

溜了溜了

评论(6)
热度(55)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