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懒倦的、娇气的、山精鬼魅的。
——我喜欢的。
头像是自己画的,请勿拿。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余者见置顶。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白嫖发现一个拉黑一个
我觉得我开心比你开心重要

以及
视奸没什么大不了 因为我可能也在视奸你
但是边看边把别人ooc成假想敌 这就没意思了
是吧?

鹊封竹


BGM: SAMSARA-Anti-General/Gameface

这夜晚沤于蝉蜕,终于
没有香料助兴。
隔江有山,
一个旧烟疤受戒,被
整毛石干砌。
我的山我看不到,
我看到莲蓬
倒扣在中国南方
塑料色的大江里,
髹满翠绿
斑剥的星座。

倒扣者皆为钵,钵底下镇梦。
有情人,梦也分妍媸。
怕我一张仲夏夜薰歇烬灭的脸
香捻里闪现。
莲花中长出五指
一时
四万八千个,一个;四万八千个。
恒河那裙褶
流出一只铁杵磨成的鳄。

春如旧,
隔着一个瘦雨季
如旧荒诞不经。
鳄鱼绞掉一块山,连皮带骨、热汗淋漓,
是山脚趾。
金箔缝补伽蓝衣。

    花
     ...

由于信息素而母胎solo的第🔞年 脑洞存档

※原创/系统快穿/abo

崂山圣水O/芬达A
咸鱼A/迷迭香A
鲜虾鱼板A/东方树叶O
格瓦斯A/蓝莓B

想到个设定!
带系统快穿到平行世界,抽卡抽到的一套伪装性别&信息素,用抽到的卡来决定在新世界的设定。刷好感刷到一定程度会解锁真实性别&信息素。
最脸黑的我莫名其妙rp炸裂了一回,被老景暴打
要给自己捏个啥样的cp呢!开心!

团宝贝这个表/里也太适合少女漫画了,好羡慕跟她搞cp的大猪蹄子噢。

不行满脑子都是团&菓“现在我们俩是弱势群体你俩离得远一点!”我&景被扫地出门对坐庭前默默点烟(?)

这个脑洞就暂定名为
【由于信息素而母胎solo的第🔞年】

——事实上,这是个视角反转的攻ping略xing...

【澄桑】雷惊鸿 13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崽出场啦

12

-

第七章 大楼炭上 (BGM: 敦煌-闫月

空中金石崩裂,四弦琵琶逆着山外秋阳挑出高高一响,惊开十丈飘纕。百凤山前,四隅观猎台从风而举,长阙被白日一点一点煎瘦,钉进黑石蜜般燠热疆土,生生托起头顶的四天王天。

这处猎场位于娑婆世界与三十三天的边界,天王抬足,脚下邪鬼流窜,正适合百家围猎。

礼东方持国天以琶音琅琅。

礼南方增长天以剑舞泱泱。

礼西方广目天以锦鳞汪汪。

礼北方多闻天以华盖煌煌。

画角深处涌出百色旌旗波涛,聂怀桑以扇蔽日,皂靴下群蟒退去,他从西方祭台缓步而下,黑发披在汩汩天光里。

姑...

Shirley Initially 关淑怡

太艰难了 给点爱好不好

我只有在看雷电交加同人文时才风过不留痕
刷了全文只红心个开头或结尾的,我真的()()()
你不如不让我知道你看过呢

当我在甩趴的时候我比较希望有人来评论我们一起甩甩趴
然鹅如果点开小心心发现大噶都在喜欢我滴废话我会无限怀疑人生de

【澄桑】雷惊鸿 12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1 

-

我料今宵寒蝉必嘈切
楼心 万火归焉

第六章 五取蕴下

……

……

↓还是直接走着吧

         点我看聂导吃🔞藕         

-

总感觉这几更的剧情大噶没怎么看懂……?

是我的表述太隐晦了嘛……?(次手手

???!!!我淦

p2是真名
咸鱼迷迭香味嗲A内心十分沉痛并下定决心要跟爹妈好好学起名(?)

链接戳这里

不搞abo是因为我贫瘠的脑壳壳暂时憋不出橘子苹果大西瓜以外的信息素
异常地挫败()

我一位同学,平时是个性格堪称温顺的友好的人,专业基础极强,网上冲浪时是个画师大佬。

她每天画稿子、练习、孜孜不倦地在空间和小窗分享她的绘画经验,对粉丝们的问题有求必应,经常发布一些局部处理或者近期一张作品的步骤视频。

就是这样好脾气、毫无架子的太太,一个在走廊碰见都会主动冲你微笑的女孩子,隔着一层互联网,依然有很多很多人,加了她好友,问她这问她那,问她太太这里这里怎么画,太太你是怎么学的画画,然后藏在小秘密里,恶意中伤她。

在匿名的地方对她发的生活照评头论足,议论她相貌,指摘她空间负能多,责备她为什么发那么多日常不只发作品和教程。

一边扒着别人辛苦累积无私分享的经验,一边披着马甲在小秘...

秋色烛脂般淌下山崖,红枫刹步境外,惟恐刀光摧折,不敢亲近不净世的城垣。龛中泥金神祇支着下颌,室内留香潺潺,他看那山川熟艳得快从浮世坠下,像靡丽而遥远的一碟贡品。



曾在云梦夏日,他尝到一口斑斓秋色。

——《澄桑|雷惊鸿·五取蕴》




是写“斑斓秋色”的时候心里想的配色……的有色差版
这个笔刷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港真我越搞越觉得我手气清奇
通宵写了几千字热度比不过补剧等广告间隙随手摸的个鱼
这么冷的怎么就被我搞到了
怀疑人生到极点

…… 到底还是要打扰那位老师吗
为了自己安心要打破他人的清静吗
为什么要这么自私啊

【澄桑】雷惊鸿 11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0

-

我省昔时别枝点流鹊
艴然 月色尽捐

第六章 五取蕴上

秋色烛脂般淌下山崖,红枫刹步境外,惟恐刀光摧折,不敢亲近不净世的城垣。龛中泥金神祇支着下颌,室内留香潺潺,他看那山川熟艳得快从浮世坠下,像靡丽而遥远的一碟贡品。

聂怀桑拢着缟白折扇,伏着阑干去乘清河蓄了整宿的凉。高阙上盘绞的灵蛇游到眉边,木头雕的鳞片一寸一寸舒开,他便把颈子沿着秋风塌下去一点,垂着眼睛长长吁出一口气。

他反身踏进室内。一炷香簌簌到地,不净世主人掷了扇子在案上,笔锋低潜,舔出砚海里一口形神微澜的墨。他慢慢地批出一绺行楷,抬眼听得铜蛇插销从门闩孔里游下来...

江伊楠×楚莹是什么超绝甜美的cp了

血泊金光闪烁,缅川塔刹婀娜,身穿热带花卉洋装的毒枭千金侧过阳伞,暗红口唇弯成幽艳月亮。

“你和那个人真像,不愧是他的得意门生。”
“现在你要和他一样背叛我,对吗?”

大小姐美得像条芭蕉叶和扶桑花下腰肢如水的缅甸蟒,日色切碎江水与雨林,美人在暗绿色剪影与烟火般红花中游弋。

希望编剧的便当可以压箱底压得久1点,给我搞百合的时间。

我发现了,产粮的相对而言都比较清醒,没对tag做过什么贡献的反而大多言辞激烈,热衷于指责、矫正前者。

点开好几个洗地甚至辱骂退圈或是花费时间整理对比的太太们的lof,妙哉,发布文章:0

真是无法描述的吃相。

实体书已经绝版,下了浩然剑txt在手机里,想了想,给作者老师打了点钱…… 支付页面跳出来之后总觉得是不是打扰到老师了……

100新\台\币折合成RMB是22米多,当年实体书是08年在湾家出版的,280新\台\币,折合过来大概62米多…… 其实是远远不够的

(´ . .̫ . `)

如果我选择留,继续填坑甚至进行新的同人创作,说明我容忍了抄袭这个污点,这个决定一旦完成,也会成为我自己的污点。

个人的理解和情感不同。我很清楚我喜欢的澄只能是放在魔道祖师背景下的澄,浩然剑行文之优美从调色盘中都可见一斑,但是我很清楚莲花坞里紫衣的江宗主才是我喜欢的那个。等心静下来再去看浩然剑,我不确定我会不会喜欢江统领,但是如果喜欢,我也是喜欢上另一个人,没办法重合。

无法理解抄袭严重性的话,我这么说:原作者老师花费时间精力写了一本书,然后抄袭者把别人的成果剽窃了,被剽窃的内容火了,被一遍一遍以各种精彩的形式转译、扩大影响、通过同人衍生和商业化铺天盖地地填充整个世界。

——原作者看着呢。...

今年提前批录取应该出完了都……A批是不是也出来了……
小声zqsg地bb两句 下回删……

唉咋说 我也曾是把杭州放在心尖当圣城供养的南派学子
不过我这人比较佛 清楚自个没啥天赋 色感二级残废
全班都想着国美 我就肖想肖想浙理工
浙理工在我们省也挺难录的 可能也不是我们省 就南边
好像任何地方的南跟北都差异蛮大的
搁我们省 南北的试题风格巨大不同 一卷是按南边那个路数出题的 我学籍在北边 集训文补都在南边
北边试题贼难 我考出来能差20分
啊扯远了 总之我肖想了浙理工两三年
校考报了八所 浙理工是离合格线最远的
……凉到地心了 虽然那场考完我就深深感到我糊了
艺考的玄妙就在于 运势所占的比重很可能轻易击碎过去成...

Freak (VIP Remix) R3hab/Quintino



ヾ(:3ノシヾ)ノ



■ATTENTION

署名昙天/姜妮特。
爱好:写文/画画/填词/唠嗑。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原创内容禁止站内外转载。

靴靴每位fo我的旁友 接下来是预警
建议在戳关注的同时轻轻地勾上“不看ta的推荐”

本lo常刷的非同人内容:
吃瓜吐槽/追星/平面设计

白嫖发现一个拉黑一个

视奸乃人之常情
切莫以他人为假想敌

看书 不粉作者 无论哪家 有瓜就吃
关于吃瓜:判断在我 投喂在诸君

rps/纸片人都有磕 害怕zqsg的cpf
热爱拉郎 但不要搁我这锤人气拉郎 = 无冕官配

不喜欢同人二设磕高了直接盖章角色是xx攻/xx受
在原作没标明当事人LGBT的情况下
不打cp tag的时候是女友/亲妈粉

自说自话 每天发废...

【澄桑】雷惊鸿 10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您的好友魏兄上线

9

-

第五章 摩登伽

江澄没接这茬,只当他这下都是醍醐汤子腌渍出来的醉话,隔着半屋子进深和琳琅物什,依旧环抱箭袖睇他。

二十弹指已过,烛芽上又生出断断续续灯花。①聂怀桑勾回剪子,往灯外悬他素白手腕,一个人逗鸟似的细细慢慢呢喃:“怕是将来跟我不亲。……不亲也挺好。”

他动作这样缓下来,神情已然泛出迷蒙。焰色三重,刀似两弯莫名心狠罥烟眉,剪开三色凫尾。火光不声不响满载明艳温度,泊在铜绿灯台上一浮一沉,近乎溺进湖沼般幽香的绿水。银剪子停在一绺火焰里涴饱了热,在他渐熄呓语下边静悄悄烫起来,凶险得无色无味。

案上忽地...

青盖照水亭中枕帻巾
也曾骈步春阴



一天天花里胡哨五五六六七七八八

想搞现代神魔paro

在地铁玻璃舷窗里干架、行驶中的铁皮卡车后箱交\媾、盘山公路上跳车未遂。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床清梦压星河。”
初见山水瑰然,八千洞庭做你我凤冠霞帔。

神×妖。神仙基本已经设定好惹,妖怪还没决定,觉得地上跑的比较野,但又很想写海鲜。
写海鲜名字比较好起,我有一个心仪很久的沙雕文名。
……好想吃海鲜!←糟糕发言

且看看这个脑洞能不能存活(♪  ´ー`)

说起来我每挖一个坑都会给它们分别起小名, 大概是出于一种好养活的玄学心理 。如果设定定成海鲜这个小名就叫海底捞
紫外光(Ultra Violet)我管它叫UV……
雷惊鸿…… 雷打鸟 。...

【澄桑】紫外光 7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6

-



May. Millennium
Photographer:
Model: Jiang Cheng
Background Music: Trap Shit V20-UZ


十二面舱体内部飘浮着银亮的空气,银色涂料风干后空中波光粼粼,像个高科技舞曲的派对现场。太空计划白纸黑字地散落一地,开舱可见千禧年以前美丽残骸。

A4纸堆落款NASA,争先恐后吹出钢笔般尖利的四条合金腿,后者正以楔形文字之力度钉进水汪汪地面。江澄轻松抬了腿上去,椅背修长如颈,他踩着只丹顶鹤般高高立着,端的像月出东山。几米开外摄像机散成均匀卫星,从六个方位...

Mirrorwriting Jamie Woon

校外最后一夜。发现酷玩的文化衫和一件纯白吊带晾在夜雨里没收,在一丛编织袋里摇曳着去拽。灯光带锯齿,剪出许多简陋灌木,拖鞋底下泛出仙人球般绿绒绒的海浪。

美人素面朝夜,在灯下拉开行李箱,纯黑V领中希律的半壁江山沉了长江,另半壁是一汪压城的冷月光。

她们提了两杯瘦高的加冰果茶回来,百香果浮出过去的一春半夏。金陵夜热恼,黑籽像烟熏过的一只只眼圈,在澄黄灯晕一朵朵里夜泳,想回到他们铺满射线的宇宙中去。

看到不押韵的歌词我会很难受,单纯文面不押韵海星,在代入音乐的情况下明显和伴奏脱节的就会很……

给自己略略定下的标准:一首词三句以上破韵,那多半是写得无比从心且佛的摸鱼……一首词看起来韵是满的,代入音乐咬字痛苦音调突兀换气不合理……那是废品。

没填几首,但是这俩我都经常犯。

前者比后者好一点,毕竟有时候破格反而活气。

唠点废话来缓解一下虚得一批的内心和要凉不凉的成绩。

画扇折柳畅吟野情 愿教闲风吹至醒

——《当醉少年游》

我经常会陷入焦虑,一边恐惧抄袭一边恐惧自己是否正无知觉地抄袭着看过的字句。比如刚才因为某件事刷微博,看到一位原耽作家暗夜流光老师去世的消息(愿天堂没有病痛),点开相关推荐里的经典文段选集,看到《十年》里面有一句话,“我的笑容在满室金黄的光线中变得柔软而灿烂”,瞬间想到自己之前写同人的时候有一句“衬得阳台下住宅区银河一般灿烂和柔软”。我没看过《十年》,这两个词的连用让我紧张了几分钟,过一会儿冷静之后觉得是我自己想太多。

类似的事情挺多的,以前没写同人的时候没感觉。不久前看我女神V老师写的全职同人,里头有一句比喻跟我当时刚写好的存稿,……真的,贼像,主体喻体都有偏差但是就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像。然...

【澄桑】雷惊鸿 9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避雷,高亮

8

第四章整章的BGM

-

第四章 新婚别下

结跏趺以调息,他坐在一张流苏四散的织锦毯上,黑发从头顶一直浇到足踝。一边是床榻帐幄,一边是案几文墨,一道屏风曲折婉丽地隔开案牍和养息。掐印的手指下边躺一把白帛折扇,幽黑骨头一支支嵌进生绢画皮,拢扇时看山水徐徐而皱。摇扇子是一种习气,与煞有介事地胡诌特别相称。方才他在正厅坐着,小蛇崽子没剥壳儿已沉得很,聂怀桑托着没两下子便觉累,改拿手掌心垫了温暾的一层搁在腿上,长老们鉴毕小的,视线往上又逮着这大的一顿严厉刨问。

把亲儿子焐回袖里,聂怀桑流利地抽出折扇就往手心里敲:不...

想让我磕的冷cp到珍珠湾转转,在海鲜市集上被俗世廉价灯火簇拥。细弱而狡猾的一转身失落在浓郁烟火中,矜傲而急躁的穿过一茬茬糖葫芦花一样蓬勃的鱿鱼龙虾,把他慢悠悠影子一把勒进怀里。

给土笋冻糊到脸颊,他不紧不慢仰起眼睛瞧一瞧他,一凹塑料勺子戳过去,淋过酱汁泊上葱花:吃不吃?

能给人气个半死。

一声沙虫嘎嘣脆响。

艹,我不能再挖坑了……

……
后续的对话可能是:

“没味道。”
“等会去便利店给你买老干妈,将就一下。”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