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余者见置顶。

等一下等一下

新版阿lo为什么换行会自动空格阿

翻1翻备忘录,发现
16年我就在脑“美人化兽跳窗而去”
这种情节惹

dbq,但我真的很反感已爬墙/嗑我雷点的旁友在我腿肉底下留所有格评论
我除了做cpf的时候温和一点,做女友粉/妈粉/泥塑粉的时候都相当暴躁,动辄就想拉黑人
饭圈糟粕了,dbq

清河今天冷不冷


想起来校考当年蜷在宾馆房间内一只靠背椅木腿下看《学院派》,当时正在通贩,因为贫穷没有入实体,如今寒夜里却几次迫切想要重看。

是我的憧憬和位于重大节点的忐忑与悱恻,把本就惊艳的故事推向更美丽的宝地(我那时候,我也好爱克里姆特)。第二天爬起来考云艺,六七点钟,省城的天洒点点的雨,同桌塞一大本院考半身像过来,让我在出租车上临时抱佛脚。那天中午吃了考点外的海南鸡饭。

在合适的时刻读到了美丽的故事,真好啊。上周末到栖霞寺去看红叶,在景区外荒芜的大街上买到一串冰糖葫芦,真的非常不好吃。我好想念那一年我坐在一个脏兮兮的颜料盒上,等同窗们出考场的时候,被我一颗一颗吃掉的冰糖草莓。

2018对lo主的印象
想要知道!

啊,如果没有旁友愿意理我,就轻轻地删掉……

崽崽,是1个国际纸片

百度翻译真滴把语言的陌生化玩到炉火纯青
“他纤细纤细的手指温柔地窒息”
这是什么神仙造句!??我大哭

去食堂的路上🍁

有写到都是羡忘 拉黑随意

喀耳刻之囿

江澄×聂怀桑


喀耳刻把酒杯递给奥德修斯
Circe Offering the Cup to Odysseus



1/2

他踏入北海,第三个月,靴下一只艅艎密实如木篦,十六支船桨自战船两肋插进海中,梳开一股股油润海水。一朵花鬘般帆影顺从着大海的发绺升沉。这从瓜州渡的雪夜驶出的嵯峨楼阁,在被今世之人遗忘的空白海域飘荡。披挂九瓣莲花旗的船头停着个阴沉而俊美的紫衣人,杏目如鹰隼,凝视着徐缓呼吸的海面。

那一帜九瓣莲花旗明示了他的身份:南方内陆古国云梦的国君,也是射日之征的最终胜利者。海风泼面时,他又是一名沉思的羁旅。与岐山长达五年的战争落下帷幕,云梦王率军队凯旋而...

达摩!水中月。

江澄×聂怀桑

BGM: 镇命歌(古筝版)-KIYOIII

这时候天边月忽地被勾进那框年久失修木牗,趁它在棂上徘徊的当儿,江澄低眉,信手促燃去他最近的一豆灯。冷月光适才解冻,立刻水灵灵地舔进一口窗,主殿的木地面渍了点新湿空气,似一张皴裂紧闭嘴唇,不自然地绷紧、发白。季节在夜间混浊难辨。他长到廿岁,没有零头,初次下山,千花洞里有尊菩萨掐住一团花扇搧风,缂丝虎斑蝴蝶,人间的舶来品,呼啦啦扑出睫毛下一沓绣花似的新妆。黄芦席子密密麻麻,一粒粒孔洞张眼瞪他,他师父把才降伏不久的百眼魔君,一个大金蜈蚣,闲闲寂寂地踏到足板底下,代替莲床消夏,两指掐过、放开,便打发他上人间来了。

鼓荡的气流吱...

等我不爱他了,就把那些因为雷点止步的同人好文翻出来看掉。

💜

生日快乐!

文案想到了再补

暮日临水照影 / 看到身外 / 莲花成群
槛外之人,遥叩芳辰。

看完了15级北舞毕业班的《青青子衿》。
实验剧场600人座无虚席,回去跟舍友扯掰她立刻惊了,才知道那个剧场是很少坐得满的。(貌似,是校内最大的剧场?)

足蹑木屐、裙缀铃铛,西施献吴王的《响屐舞》,能从步态里提炼出诗,也无怪乎占千年美人之魁。

《铜雀伎》里那一节名不虚传,旁边的流院小姐姐倾情报幕,见之大捂心口,感叹:就是看了央视上这一节,才念念不忘想来现场的!又想到之前古丝路课时看的纪录片,新脑洞get……!

《相和歌》,终央之舞,“挑兮达兮”。

《霓裳羽衣舞》,与印象中汉唐古典舞最合拍的一节,“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舞俑随胡乐时停凝、时成活,手势有宝相千千万,舞伎弥散、翔集...

我jio得一言不发默默视奸对家是1种既满足好奇,又保有基本礼貌的行为
但是 挂着不拆不逆简介置顶的洁癖党
跑过来留个痕迹到此一游
是怎样 刷存在感吗

行吧 我知道你不拆不逆讨厌对家or杂食了
我也讨厌你啊!

想要成为勇于造雷的人!

雷梦不知春

江澄×聂怀桑

※第一人称,桑视角。

捱过习惯沉默的年纪 我一定会告诉你


▶ BGM: 千禧-徐秉龙

苏联解体那年我出生。实际上我出生时它还算得上一幅完整的马赛克镶嵌。那是五月下旬为首的一天,许多冷色暖色的花痒痒地开,挠开墙头烂醉如泥的春昼。五月是华北的最后一度踟蹰春绪,伴那时还无多的雾沫与尘沙,我就生在这迟来的春风里。等到入冬后不久,一个着色鲜艳的舶来节日,迟钝如我还不会开口呼爹喊娘,它就大张旗鼓地没了。人们为此唇亡齿寒地大哭,或只是纯粹孺慕的奠哭。我父亲是个硬汉,就背过脸去铁骨铮铮地淌泪;母亲是个温柔可人的小户生女,正是海棠年纪就配给人续了断弦,她是不太懂这些,...

妆发太重要了。我的爱情是盈虚月相,紧贴他们外观消长。
倘若没有美丽可以吃,就只好夜夜减清辉。

摸1个鱼

今天这个专业课深深感受到一种我导听叔父课的懵逼_(:зゝ∠)_

热爱与天分不适配、心理的喜欢不能克服生理的阻碍,“力不从心”,无论放到哪种语境,都是一件很诛心的事情。

这周的太极养老课上见到同院同届一位工艺美术的姑娘,绩点应当很好,分科选到了她们工美最热门的漆艺。去年采访漆艺的时候,有得过国奖的毕业生做毕设时还在对大漆过敏。学长那时说,有时,甚至,导师们都还会过敏。那女孩体育课上到一半,终于无法忍受疼痛折磨走出了队列,浑身通红,抱着自己的胳膊抓挠。学长也说,每年漆艺最先被选完,但每年都一定会,有人在几周的课程后因无法克服严重的大漆过敏选择转专业。

在我自己考学那年,约莫从集训的第二个月开始对材料过敏,至今不知是水粉颜料还是铅笔炭笔。从前看欧洲一位画家的...

我知道这件事很迟,知道wanimal也很迟。但知道了之后,只要一想到有个人曾在故宫拍裸体,并且他说出了,“前朝宫殿历史积淀充满力量,我希望它能与人体有足够强烈的对比”、“我需要这个力度呈现在作品中”,就觉得很受感动。

实际上大多数时候我也是内心极端的卫道者,只是出于诸多考量隐忍不发。

上学期有一天我和同学去美术馆,适逢一个行为艺术联展现场,观众可以观赏到的第一个项目就被安置在正门口,一位未知国籍的老妪正独坐一张桌前,针引一大团篮球大小、粗壮匀实的红毛线,节奏缓慢地刺穿,继而包裹一颗肥厚的猪心。一种百无聊赖,蹬在秋天阳光里择菜的节奏。我们走过的时候,空气中很腥,老妇人漠然、随意地重复着工作,...

“江畔何人初见月?”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

【澄桑】雷惊鸿 18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完结章·后半

17

-

第九章 净土变下

烦请替我延七日七夜,魏兄。

月洞门下红丝漫天,黑血吹活一吊吊龙飞凤舞符咒,髹黑饰朱者十指冰凉,右手攥印,左手捻烟光。黑红绳索钩起开裂命理,室内阵法一闪而逝,空中落下一枚金灿的锁。

聂怀桑起身,同他道谢,被魏无羡挥手制止。

谢你当年……赠命之恩。他站起来,面上似笑非笑:十五年前说好的,你可还欠我一坛天子笑。

——他日过夷陵,乱葬岗山前,尔当来奠我一场。

尔时曾有言于我,你们娑婆世界,不是最讲究来往还愿?

聂怀桑轻笑着把这一个礼掬到满,抬眼:那老祖可愿再信上一回?

这一...

【澄桑】雷惊鸿 17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完结章·前半

16

-

第九章 净土变上

古之人云:以行为错误,有情转生为草木;以言语错误,转生为鸟兽;又以心灵错误,转生为纭纭黔首。

窗外雨声喧哗。门前,渠中,莲花入寂,一排铃杵金身销脱,被龛外秋雨供奉给湿润房栊,坠下空洞无比的响声。

他在九曲莲花廊,听雨;风中银铃大作,声色湍流不止。一个昏暗幽静背影,凝在满是夏季雨水的回廊中,把他莲枝清凉的坞湖,静坐成一片迦兰陀竹林。

他看着他转过脸,灰黑之中,折扇缓缓沏开半轮月。那扇面苍白如雨中人面,开着一枝莲。

他说,江澄,我梦到你。

一时,湖上惊雷,莲池生出一孤鸿。...

是牢骚

仍然在为我今晚的发现郁结。

我给我自己的某一个自我定位是,没文化。我这人是个典型的为了上大学而画画的美术生,即给予了普高族群以投机取巧印象的那一类人。普高生——综合类大学本科生的世界对我来说极遥远,譬如莲花只可远观焉。

我对自己写东西的缺点一清二楚,向来我路子都是偏的,是个不学好还容易沾沾自喜的惨痛实例。写过一两笔的人多半都有个文青好梦,而没机会学中文永远是我遗憾。现下虽说是玩吧,我也是有走了心在玩的,哪怕出于自我嫌弃,我经常都不太好意思拿“写手”这词来标注自个。

不巧,正是区区不入流在下,破烂扫帚一把,给人模仿了文风。

这么说其实不够妥当,因为我自己都还没有一个确凿稳定的文风,但行文...

虽说吧任何人在提笔初期都会有一至多个参考对象
但是你丫把我习惯都模仿个遍还是非常地招人讨厌
干脆直接列个清单总结一下我的造句习惯
平生最怕最厌烦最提防撞设撞梗
X的,专业课被人剽作业写个文还要被A文风
所以是觉得我特好欺负???
摔笔

“昨夜闲潭梦落花”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