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意匠惨淡经营中。
头像是自己画的,请勿拿。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余者见置顶。

热爱与天分不适配、心理的喜欢不能克服生理的阻碍,“力不从心”,无论放到哪种语境,都是一件很诛心的事情。

这周的太极养老课上见到同院同届一位工艺美术的姑娘,绩点应当很好,分科选到了她们工美最热门的漆艺。去年采访漆艺的时候,有得过国奖的毕业生做毕设时还在对大漆过敏。学长那时说,有时,甚至,导师们都还会过敏。那女孩体育课上到一半,终于无法忍受疼痛折磨走出了队列,浑身通红,抱着自己的胳膊抓挠。学长也说,每年漆艺最先被选完,但每年都一定会,有人在几周的课程后因无法克服严重的大漆过敏选择转专业。

在我自己考学那年,约莫从集训的第二个月开始对材料过敏,至今不知是水粉颜料还是铅笔炭笔。从前看欧洲一位画家的...

我知道这件事很迟,知道wanimal也很迟。但知道了之后,只要一想到有个人曾在故宫拍裸体,并且他说出了,“前朝宫殿历史积淀充满力量,我希望它能与人体有足够强烈的对比”、“我需要这个力度呈现在作品中”,就觉得很受感动。

实际上大多数时候我也是内心极端的卫道者,只是出于诸多考量隐忍不发。

上学期有一天我和同学去美术馆,适逢一个行为艺术联展现场,观众可以观赏到的第一个项目就被安置在正门口,一位未知国籍的老妪正独坐一张桌前,针引一大团篮球大小、粗壮匀实的红毛线,节奏缓慢地刺穿,继而包裹一颗肥厚的猪心。一种百无聊赖,蹬在秋天阳光里择菜的节奏。我们走过的时候,空气中很腥,老妇人漠然、随意地重复着工作,...

“山潭晚雾吟白鼍,竹蛇飞蠹射金沙。”
——李贺《黄家洞》

1个猜测:


可能我们都搞错了出处8

本百越南蛮无所畏惧,之前还想着搞个尼罗鳄给少主做哨向pa精神体(。👌

一见钟情太难搞辽,就退求其次,
写个艳遇吧

就很烦
白食不要找我化缘

“江畔何人初见月?”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

【澄桑】雷惊鸿 18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完结章·后半

17

-

第九章 净土变下

烦请替我延七日七夜,魏兄。

月洞门下红丝漫天,黑血吹活一吊吊龙飞凤舞符咒,髹黑饰朱者十指冰凉,右手攥印,左手捻烟光。黑红绳索钩起开裂命理,室内阵法一闪而逝,空中落下一枚金灿的锁。

聂怀桑起身,同他道谢,被魏无羡挥手制止。

谢你当年……赠命之恩。他站起来,面上似笑非笑:十五年前说好的,你可还欠我一坛天子笑。

——他日过夷陵,乱葬岗山前,尔当来奠我一场。

尔时曾有言于我,你们娑婆世界,不是最讲究来往还愿?

聂怀桑轻笑着把这一个礼掬到满,抬眼:那老祖可愿再信上一回?

这一...

……
我要怀疑人生了 是我太菜鸡不配得到反馈吗?
对乐乎充满卸载欲

【澄桑】雷惊鸿 17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完结章·前半

16

-

第九章 净土变上

古之人云:以行为错误,有情转生为草木;以言语错误,转生为鸟兽;又以心灵错误,转生为纭纭黔首。

窗外雨声喧哗。门前,渠中,莲花入寂,一排铃杵金身销脱,被龛外秋雨供奉给湿润房栊,坠下空洞无比的响声。

他在九曲莲花廊,听雨;风中银铃大作,声色湍流不止。一个昏暗幽静背影,凝在满是夏季雨水的回廊中,把他莲枝清凉的坞湖,静坐成一片迦兰陀竹林。

他看着他转过脸,灰黑之中,折扇缓缓沏开半轮月。那扇面苍白如雨中人面,开着一枝莲。

他说,江澄,我梦到你。

一时,湖上惊雷,莲池生出一孤鸿。...

唉,各有各的爱吧。看斗破是初中的事儿了,我就一路听着班里男生辱骂纳兰过来的,也因为“比起唐三我更喜欢萧炎”被女生们一棒打成“那你喜欢被绿咯”(shit——为什么她们要上赶着感同女主的身受?我对冰凉精美纸片背景板的无感约莫是由此而来),可见懵懂少年便也深谙聚众捧踩、结\党\排\异戏码。斗破每衍生一遍就整容一番,我那点情怀就跟我的cp观一样能屈能伸。

到目前为止,我很喜欢剧版。空镜好认真。叙事上有故弄玄虚的嫌疑,但这种刻意往意识流靠近的叙述,台词间若有似无的鸡汤,大量的象征,蒙太奇,都结实地扣到了我的喜好。

啊非纯音的ost除了ed之外都很突兀。一己之见。

除了我睚眦必报的男神莫名其妙...

是牢骚

仍然在为我今晚的发现郁结。

我给我自己的某一个自我定位是,没文化。我这人是个典型的为了上大学而画画的美术生,即给予了普高族群以投机取巧印象的那一类人。普高生——综合类大学本科生的世界对我来说极遥远,譬如莲花只可远观焉。

我对自己写东西的缺点一清二楚,向来我路子都是偏的,是个不学好还容易沾沾自喜的惨痛实例。写过一两笔的人多半都有个文青好梦,而没机会学中文永远是我遗憾。现下虽说是玩吧,我也是有走了心在玩的,哪怕出于自我嫌弃,我经常都不太好意思拿“写手”这词来标注自个。

不巧,正是区区不入流在下,破烂扫帚一把,给人模仿了文风。

这么说其实不够妥当,因为我自己都还没有一个确凿稳定的文风,但行文...

虽说吧任何人在提笔初期都会有一至多个参考对象
但是你丫把我习惯都模仿个遍还是非常地招人讨厌
干脆直接列个清单总结一下我的造句习惯
平生最怕最厌烦最提防撞设撞梗
X的,专业课被人剽作业写个文还要被A文风
所以是觉得我特好欺负???
摔笔

“昨夜闲潭梦落花”

【澄桑】雷惊鸿 16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5

-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第八章 莲花藏下

聂怀桑在喧嚷雨声中醒来。眼仁一分一分地开,水磨新镜般缓缓映出周遭物什。触识于眼睫皴皱前归位,勾着了最后一丝指腹摩挲脸颊的温热。他从无边黑夜又一次回到这个人身边,心里喟叹。江澄催开灯火,黑发披拂地垂眼望他,静坐榻边,像弯孤峭的冷月。

“江澄。”良久,他才叫他。

“说。”

“方才在想什么?”

江澄沉默片刻,问他:“你有意让聂迦知道?”

“……他知道无妨。”聂怀桑抽回目光,凝睇着纵向天顶的斗帐。

他的眼...

那位六筆可不就张渔老师的低配吗,同老师的用笔一对照有好几处墨都洇坏了线条。当然画技高低不是重点,重点是画风模仿得这么明显,完全是在借老师独有的风格欺骗没见过/没找到本尊主页的观众啊(。)

摘了那个过分特别的画风,本来水准平平,用着他人砥砺多年的风格骗取赞誉……你是真有灵气,还是走了捷径,心里会没点数?那为何只敢流连原主不常驻的lofter和豆瓣,微博上就找不到你?

所画多仙佛妖魔者,行窃人声名与心血之事,不怕落得报应吗!

【澄桑】雷惊鸿 15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4

-

第八章 莲花藏上

云梦的夏日溽热,九曲回廊上,每朵八角亭都给填进一膛沉香,炉子般噙着一绺消夏的烟光。

七月的日头把湖面烫软,莲叶却浓得化不开,岫玉般冻着一湖清冽色相。打回廊绕将过去,便见缯白缁黑墙瓦下绣着一绺针脚浓密的沟渠,线头收得懒倦而毛糙,莲枝乱挑,似跳着丝。至栋里阴凉处,鲜为人知地养着口小潭,连绵墅影倾如莲盖,留得它莲蓬般剥开花瓣绿幽幽地露出来。

水从莲花渠中来,那身邢窑烧制的白色过了水,质地愈发通透。他黑发研在一层绿水面上,潭中断断续续,咽着一段乌黑宛曲琉璃,龙脑香掺进那杯绿茶般潭水,连同他发肤都又凉又辛。

南...

个体有个体的喜好兴趣习惯,有权力在不违背道德、不伤害无辜者的前提下选择最能使自己高兴的行为模式,没有必要按头要求别人活成自己。
扯了一堆犊子,其实我就是想简单粗暴地自我介绍一下:

我喜欢热度,虽然话废但喜欢有人跟我交流;
讨厌白嫖,讨厌抖机灵评论,讨厌ky(你说的我可能也吃,但我现在没打这家的tag,so你最好不要说),讨厌理所当然地催更;
有视奸粉丝、视奸别家乃至对家tag的习惯。

会抖机灵的读者其实蛮能发掘到一些趣味点,但最好考虑一下表达方式是否在作者的可接受范围之内。毕竟大多数人都不太乐意被陌生人开涮。(我从前也干过很多起这样的事,愧疚)

不视奸别家和对家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不能吃呢(危险动...

【澄桑】雷惊鸿 14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对了,崽不止一个

13

-

第七章 大楼炭下 (BGM: 月中天-尹馨梓

酉时将尽,天色稍凉下来,聂怀桑恹恹地睁眼,周遭犹带雾色,纸窗般慢慢透出天光。

四个时辰过去,触识先归位,他立刻被疼醒。没进皮肉那支箭镞已给剔了,所幸并没淬毒。——否则一条蛇死在毒上,哪怕蟒类无毒——说出来都嫌丢份。

虽说死于失血过多也没能体面到哪儿去。好在血流掉大半前便给及时止住。他身上还有些密密匝匝刮蹭伤,也都给灵丹妙药悉心敷了一轮。想来他从午时到酉时,整整四个时辰,自个眼睛一闭不省人事过去,其他人却忙得够呛。他听得门外压低的一点动静,现下耳目都不够好使...

鹊封竹


BGM: SAMSARA-Anti-General/Gameface

这夜晚沤于蝉蜕,终于
没有香料助兴。
隔江有山,
一个旧烟疤受戒,被
整毛石干砌。
我的山我看不到,
我看到莲蓬
倒扣在中国南方
塑料色的大江里,
髹满翠绿
斑剥的星座。

倒扣者皆为钵,钵底下镇梦。
有情人,梦也分妍媸。
怕我一张仲夏夜薰歇烬灭的脸
香捻里闪现。
莲花中长出五指
一时
八万四千个,一个;八万四千个。
恒河那裙褶
流出一只铁杵磨成的鳄。

春如旧,
隔着一个瘦雨季
如旧荒诞不经。
鳄鱼绞掉一块山,连皮带骨、热汗淋漓,
是山脚趾。
金箔缝补伽蓝衣。

    花
     ...

【澄桑】雷惊鸿 13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崽出场啦

12

-

第七章 大楼炭上 (BGM: 敦煌-闫月

空中金石崩裂,四弦琵琶逆着山外秋阳挑出高高一响,惊开十丈飘纕。百凤山前,四隅观猎台从风而举,长阙被白日一点一点煎瘦,钉进黑石蜜般燠热疆土,生生托起头顶的四天王天。

这处猎场位于娑婆世界与三十三天的边界,天王抬足,脚下邪鬼流窜,正适合百家围猎。

礼东方持国天以琶音琅琅。

礼南方增长天以剑舞泱泱。

礼西方广目天以锦鳞汪汪。

礼北方多闻天以华盖煌煌。

画角深处涌出百色旌旗波涛,聂怀桑以扇蔽日,皂靴下群蟒退去,他从西方祭台缓步而下,黑发披在汩汩天光里。

姑...

Shirley Initially 关淑怡

【澄桑】雷惊鸿 12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1 

-

我料今宵寒蝉必嘈切
楼心 万火归焉

第六章 五取蕴下

……

……

↓还是直接走着吧

         点我看聂导吃🔞藕         

-

总感觉这几更的剧情大噶没怎么看懂……?

是我的表述太隐晦了嘛……?(次手手

???!!!我淦

p2是真名
咸鱼迷迭香味嗲A内心十分沉痛并下定决心要跟爹妈好好学起名(?)

链接戳这里

不搞abo是因为我贫瘠的脑壳壳暂时憋不出橘子苹果大西瓜以外的信息素
异常地挫败()

秋色烛脂般淌下山崖,红枫刹步境外,惟恐刀光摧折,不敢亲近不净世的城垣。龛中泥金神祇支着下颌,室内留香潺潺,他看那山川熟艳得快从浮世坠下,像靡丽而遥远的一碟贡品。



曾在云梦夏日,他尝到一口斑斓秋色。

——《澄桑|雷惊鸿·五取蕴》




是写“斑斓秋色”的时候心里想的配色……的有色差版
这个笔刷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 到底还是要打扰那位老师吗
为了自己安心要打破他人的清静吗
为什么要这么自私啊

【澄桑】雷惊鸿 11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0

-

我省昔时别枝点流鹊
艴然 月色尽捐

第六章 五取蕴上

秋色烛脂般淌下山崖,红枫刹步境外,惟恐刀光摧折,不敢亲近不净世的城垣。龛中泥金神祇支着下颌,室内留香潺潺,他看那山川熟艳得快从浮世坠下,像靡丽而遥远的一碟贡品。

聂怀桑拢着缟白折扇,伏着阑干去乘清河蓄了整宿的凉。高阙上盘绞的灵蛇游到眉边,木头雕的鳞片一寸一寸舒开,他便把颈子沿着秋风塌下去一点,垂着眼睛长长吁出一口气。

他反身踏进室内。一炷香簌簌到地,不净世主人掷了扇子在案上,笔锋低潜,舔出砚海里一口形神微澜的墨。他慢慢地批出一绺行楷,抬眼听得铜蛇插销从门闩孔里游下来...

江伊楠×楚莹是什么超绝甜美的cp了

血泊金光闪烁,缅川塔刹婀娜,身穿热带花卉洋装的毒枭千金侧过阳伞,暗红口唇弯成幽艳月亮。

“你和那个人真像,不愧是他的得意门生。”
“现在你要和他一样背叛我,对吗?”

大小姐美得像条芭蕉叶和扶桑花下腰肢如水的缅甸蟒,日色切碎江水与雨林,美人在暗绿色剪影与烟火般红花中游弋。

希望编剧的便当可以压箱底压得久1点,给我搞百合的时间。

我发现了,产粮的相对而言都比较清醒,没对tag做过什么贡献的反而大多言辞激烈,热衷于指责、矫正前者。

点开好几个洗地甚至辱骂退圈或是花费时间整理对比的太太们的lof,妙哉,发布文章:0

真是无法描述的吃相。

实体书已经绝版,下了浩然剑txt在手机里,想了想,给作者老师打了点钱…… 支付页面跳出来之后总觉得是不是打扰到老师了……

100新\台\币折合成RMB是22米多,当年实体书是08年在湾家出版的,280新\台\币,折合过来大概62米多…… 其实是远远不够的

(´ . .̫ . `)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