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神游之恍惚兮,抑倒景之曾攀

转载禁止 / 填词使用需授权 / 缘更

关于无料

评论or私信可能被吞,请之前评论要无料(不包邮)的ls,还需要的话请给我个vx号> <

如果我没有找您/很久收不到我的回复就是又被吞了奥(擦汗)


另:

1.由于快递袋买小了,书和包装之间缝隙很小(几乎无),非常地不好拆,诸位到手拆封务必小心

2.塑料袋也是同理(……)

3.这个人缺少印刷的毒打用纹路纸印深色了,封套会旧的很快,大概您翻完一遍它就地摊了,外封双面印,介意的朋友可以反折套上,不过这个反面的保质期也是一样地短,啊哈哈哈


[图片]


黑匣子中间的故事

仙桃清宵:

黑匣子没写的情景。学生跟“那个”混熟以后,有时候醒来,也不知道啥时候打的盹,感觉还在做梦一样,虚虚地浮在半空中。他睁眼睛,眨两下,看见一座碧莹莹的人肉胸像幽静地凝视着他,双手交叠,袖扣也是金子的,手肘就撑在他盖着白衬衣的胸口。两张人面在黑色当中凑得很近,时空里柔柔地飘着一段叮叮的耳坠声。他觉得好累,但是又有无穷的能量可以驱使外物,比如指使目之所及的一块黑色空中抽出少量鲜花,就是这几天早上从宿舍楼大门口走出,路边花坛所开的那一种。他环顾四周,四周就开箱般地蹦出精彩的花草、狗子、篮球、屏装教科书,但是它们各自吵闹了一会儿就自发地消失了,像被针没入的气球,但是不声不响。在身上的古...

才发现原作者老师不希望二传,考虑到各位的评论之前的转自己可见了,靴靴之前留评的各位ls,bhys嗷!


堅決不尋-Fuhiro- (請踴躍評論及藍手):

【欢迎转载】

希望能帮到广大写手寻找到属于你们自己的答案。

写手请随便转载, 但请善用loft的转载功能, 不要另外自己再上传同样的图。这是身为图片原作者的小小请求, 谢谢!

祝有人搭理!

*之前其实上传过这图, 但当时被无授权大幅转载, 所以在此再次上传一个有水印的版本, 希望大家有缘见到的话, 可以转载这个版本, 而不是之前无水印的版本。

就算我这里没人回答, 只要能帮到一些写手得到回答就很满足了。


披香院

玄鹤徘徊白云起。白云起。郁披香。

离复合。曲未央。

BGM: 千年之约 (伴奏) - 于湉 

※小故事一则,随意过头,是架空


到了正式拜见他以前的那个白天,我把弓箭仔仔细细擦了一遍,御马跑过京城的大道。京城的烟霞正发得曼妙,树因花而蒂结成波澜饱满的云端,一眼看不断前伸的路,影子把花泡在地上。往昔吾姊曾将纤纤十指从她幼弟的束发间飘然撤下,我感到心中就像那时一样短暂地空了一块,被这刻流经花阴的光华浥注。冠礼之后,我很少再入京城。

他们不厌其烦,纠正我的措辞。旧事戛然而止,我同...

■提问箱

2020.4.17 更新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最后一首就是,“循此苦旅,以达天际”,终炽名古屋篇的ed 💖


[图片]

已和对方私下沟通完成,此事解决,告一段落。感谢朋友们的关心

正在尝试与对方沟通,之前的相关动态先隐藏了,希望能得到回应。愿于心可安。

给stk的某大佬

吐槽下某大佬,不是贼讨厌我讨厌视奸狗吗,怎么还在反视奸呢?之前关注了您我很抱歉,关注的其他老师时有推荐而觉得您为人风趣遂点下了关注,如今早就撤了。很感谢您留的一线,敬重您业务能力和处理讨厌的人的成熟方式。但我建议您每个号都拉黑一下我,假如当初您不喜欢我的点赞直接点下拉黑,我可以顺利而无声地领会您的厌恶,也避免打扰他人。

大家都是关注或粉丝的千百份之一,哪有什么非你不可的道理,会关注您肯定是觉得您挺有趣,但真没有很喜欢过您。

恰巧最近朋友推荐您的动态,点进去发现是您,恰巧您时隔数月还在鞭尸我当年的失足错爱,诚惶诚恐,祝您安好。

一早就知道您的小号,否则您不会这么久没再被我打扰,做人向前看,...

这边好久没用了转过来除除草:> <:

那个又白又漂亮的纸是用不起的,所以一切以实物为准

还是可能会鸽


JEAN:

𝙈𝙀𝙏𝘼𝙈𝙊𝙍𝙋𝙃𝙊𝙎𝙀𝙎

昼間動物园

-




新年快乐,注意鹌鹑!

(欢迎提问箱找我玩(*๓´`๓)♡

无料的进度 (/´  `)/ 

转过来,鞭策寄几!但还是有很大当鸽可能性……

仙桃清宵:

这几天的头发!

还在施工中……但是让我po出来爽1下> <!


爬上来问1下,出无料的话有朋友想要吗,就昼间这个合集里的,都是lo上放出过的,无彩蛋

目前打算印个几本玩,如果到时候预算不够or没人要就不落地了(我超有自知之明哒)。要求是:眼熟/有互动的ls,赠送过美丽无料的ls优先> <

莫得人这条就会悄悄消失

倾泻的黑匣

BGM: 菊花台 

※算同人,受庆影响,而非庆


很多年后现在也被称之为古代,人们处理掉肉身并数据化记忆。晨间新闻转播我们在星间的科考队又发现了这种骨灰匣,把它丢进文物匣子库时,几世纪前纯度有限的金属已经开始老化。在大学里他们举办讲座,放映的幻灯里它的摄像被压缩得很不起眼、码在一张三四个的配图中间,物以稀为贵的年代里考题可以是它也可以是其他同型式。没几年这大学里涌出一窝蜂学生,浑身散发着诉求。为首的那个无疑具有丰富的才能、精英的头脑,人世所鼓吹的一切天分他都占有,惟独缺少一样:与生俱来的社会地位。我们难道不是为之而努力的吗?他心里装着一句古话,远古之人起义...

诸君为何如此拘谨啊;;多点几个心啊赞啊的我会快乐,如果是不想占小红心空间那就蒜了,当偶没说;;
对惹我比较功利,我更喜欢小蓝手,大家觉得海星就帮忙扩扩啦,真的很冷很寂寞耶……(;へ:)

喀耳刻之囿 [4]

江澄×聂怀桑


化城之喻
The Analogy of the Transformed City



最后他不得不下船,违心地穿过柏树愁苦而阴柔的睡帐,远离滩头那些搁浅在黑渴中的海船。身后那篷帆影十分轻嫚,在弦索勒紧后,它的情态被风充盈,反而空灵又庞大。大片海风融化在树的魂魄中间,行走的狮子遗忘下整段发皱的回声。他感到一股秋意在忽近忽远地试探。然后很快地,看见了大城

眼的知觉已经收回,变得可控而灵通。无怪乎他从梦的尾部沾染了一身沉甸甸的火,因为海是这样生动的巨物:这盐把一切弄得焦渴难忍,而大水置换两颗心灵。所有的壁灯都亮着火,呵开了眼前耷拉着不朽阴影的墙壁。他...

可不可以……?
靴靴!

# 两零一九对lo主的印象

魔道退圈了,不必关注我。三次忙,没搞完的不定有空搞,看情况定

提问箱 的回答 

设计号@JEAN 

能动吗!

app活照片

😣😣😣

现pa
之前摸鱼的上色 没涂完

喀耳刻之囿 [3]

江澄×聂怀桑


盛观与堕落
Pomp and Perversion


大宫女往亲王的床边摆上新贡的珊瑚,旧盆景斑斓依旧,被窸窣地撤走。女人站起来,模样十分年轻,日光往珊瑚枝子间漏进的几点晶莹指头,濡湿了暗褐色裙装下阴凉的手臂。无忧宫在白昼中淡淡地亮起来,来往着许多洒扫的暗色缦影。主人不在时,她们总会吱喳。亲王怜爱婉转的鸟鹊,因而无忧宫挑选侍奉时,嗓音竟成为容貌体态之外最重大的一关。当这样繁多的美丽咽喉凑到一起,就连吱喳都变得格外动听;但亲王对此毫不留恋,他总是天陡亮就乘马车出宫,把伊人和小鸟一个不落地留给无忧宫的白昼,与世间所有浮...

如朝露来去匆匆 。

《恨别》

喀耳刻之囿 [2]

江澄×聂怀桑


 

喀耳刻把酒杯递给奥德修斯
Circe Offering the Cup to Odysseus


2/2


告诉你的随从们,不要在看不见太阳时迈出房间。他眼睇铜镜,把披拂的黑发绾起,聂怀桑的声线沙哑而懒倦,恍惚还在发绺间游走——爬行,暗闷而窸窣,出入发丝缝隙——情人吊诡指梢,惫懒的虱虫。

这里有昼夜,天空依时辰更衣,但天边那滩冷媚的白日却始终奄奄一息地淋在云间。没有云的时候,就孤伶伶地涣散,好似一颗失群后濒死的鹿目。

从窗口和式样古老的殿柱外,不请自来大片香涩如雾的月桂叶。这行迹芬芳...

下河

茂灵

※短打,无故事,很套路
※洋甘菊小茂和西洋参师匠

十四岁上影山慢走于独自归家的坡道,陆桥举着一粒粒游人和夕光。锻炼后的身体仿佛离心,让他脚步有些蹒跚,仿佛刚刚会走。他背着一段漂亮有力的夕阳,夕阳极红,漫过草的影山发出清幽的釉光。

可是灵幻师匠说:mob啊,来事务所一趟!他就走了一会,缓了一会,然后嗵嗵地跑着来了。灰色的西装鲠在贴瓷的办公间内,每片砖切割成同形同象,如果在光年之外凝视就是位图,由大片重复的颜色构成,靠一丁点灰度区分透视;而相谈所的主人凸显了出来,他毫不费力、颜色明亮。

我在跑来的路上看见了河,夏天整个汪在水上,像今早小蕾的一个笑。他喝着灵幻提前散去热的水,由吁吁的变回...

Psal-moi′

江澄×聂怀桑

BGM: 白くやわらかな花 (伴奏) - やなぎなぎ
Ambivalentidea - やなぎなぎ


※哨向pa,py,生子,很雷,如有不适请撤离
人设图1  2
※角色观点从其文中立场出发,不代表文外褒贬
“山潭晚雾吟白鼍。”


我首次看见他是在旧满洲的疫区。日照很宽,长满柔软黑土的平原像沉着一桩极明亮的障翳;空气介在固态和液态之间,煤泄般澎澎地喷出了笑而露齿的车窗。大地以上,模糊地浆过去一大张日影,几顷作物静美而辛苦地干瘪着外形。又因为是滨水处,几顷的黑色...

小聂生日快乐!
来给这位美人祝寿

bug好多,但我改不动了……

混……个更

murmur:

※是小聂
※哨向pa

  

画正经图太困难了,摸个🐠
被吐槽画两个人长得1样楽,发现4真的😥


有花的静物 1 
Still Life with Flowers Ⅰ, 2019 
2160*1436px

 

 




伊娥

江澄×聂怀桑(♀)

※单方性转
※本文又雷又作,不建议阅前点赞,怕您会撤

美术馆就在绿化岛的正对岸。一周中有十几次我选择直接蹚过岔路口,进生活区而没有去到草地的对岸,建筑物银白的侧影旁栽种着雕塑若干,品种各不相通。倘使我没回头,又走过去,就必定会失掉那次重逢。恼她时我会懊悔当初,我像是走进了一凼忽明的陷阱,亮只有一下:她浮出了水面哼歌儿。

聂怀桑和我做|爱,到难|解|难|分时曾羞怯地透露,她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来精读我,给我眼角眉梢都上过批注。多少年?我问。我是问开始。她又亮了一下,那腰肢颤在洁白的床单深处,席梦思柔软下陷,仿佛一沼翠沉沉的梦。我认识她太早,以至于缺乏当下的身份认同...

回到莲台

江澄×聂怀桑

※abo/一句话聂瑶 ※补档

BGM: 雨道-Otokaze

我不久前走在川藏栗冽的群山间,闻说海拔两千米,夏日之日在山南,依旧藏刀般酷烈。到山阴或坳中,则有一股子收归入鞘的深冷暗暗地蕴藉。从来路得来的泥土一直包到鞋头,栈道下的珍珠滩是放牧着细密雪水的牧场,水草、石礁,景物的玉体在时序间错综横陈。山很高,瀑布自天心抽落,纤瘦而峻峭。    

五花海是群杉的埋骨泽。我在中学时代看日本小说,三岛氏描述奥野川周边山泽时,说它埋葬着倾城的美人。死去的杉林在孔雀蓝的海子中钙化,年深日久,皴起了一大群鳞毛...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