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朝如青丝暮成雪。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余者见置顶。

达摩!水中月。

江澄×聂怀桑

BGM: 镇命歌(古筝版)-KIYOIII

这时候天边月忽地被勾进那框年久失修木牗,趁它在棂上徘徊的当儿,江澄低眉,信手促燃去他最近的一豆灯。冷月光适才解冻,立刻水灵灵地舔进一口窗,主殿的木地面渍了点新湿空气,似一张皴裂紧闭嘴唇,不自然地绷紧、发白。季节在夜间混浊难辨。他长到廿岁,没有零头,初次下山,千花洞里有尊菩萨掐住一团花扇搧风,缂丝虎斑蝴蝶,人间的舶来品,呼啦啦扑出睫毛下一沓绣花似的新妆。黄芦席子密密麻麻,一粒粒孔洞张眼瞪他,他师父把才降伏不久的百眼魔君,一个大金蜈蚣,闲闲寂寂地踏到足板底下,代替莲床消夏,两指掐过、放开,便打发他上人间来了。

鼓荡的气流吱...

文案想到了再补

雷梦不知春

江澄×聂怀桑

※第一人称,桑视角。

捱过习惯沉默的年纪 我一定会告诉你


▶ BGM: 千禧-徐秉龙

苏联解体那年我出生。实际上我出生时它还算得上一幅完整的马赛克镶嵌。那是五月下旬为首的一天,许多冷色暖色的花痒痒地开,挠开墙头烂醉如泥的春昼。五月是华北的最后一度踟蹰春绪,伴那时还无多的雾沫与尘沙,我就生在这迟来的春风里。等到入冬后不久,一个着色鲜艳的舶来节日,迟钝如我还不会开口呼爹喊娘,它就大张旗鼓地没了。人们为此唇亡齿寒地大哭,或只是纯粹孺慕的奠哭。我父亲是个硬汉,就背过脸去铁骨铮铮地淌泪;母亲是个温柔可人的小户生女,正是海棠年纪就配给人续了断弦,她是不太懂这些,...

摸1个鱼

今天这个专业课深深感受到一种我导听叔父课的懵逼_(:зゝ∠)_

“江畔何人初见月?”




【澄桑】雷惊鸿 18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完结章·后半

17

-

第九章 净土变下

烦请替我延七日七夜,魏兄。

月洞门下红丝漫天,黑血吹活一吊吊龙飞凤舞符咒,髹黑饰朱者十指冰凉,右手攥印,左手捻烟光。黑红绳索钩起开裂命理,室内阵法一闪而逝,空中落下一枚金灿的锁。

聂怀桑起身,同他道谢,被魏无羡挥手制止。

谢你当年……赠命之恩。他站起来,面上似笑非笑:十五年前说好的,你可还欠我一坛天子笑。

——他日过夷陵,乱葬岗山前,尔当来奠我一场。

尔时曾有言于我,你们娑婆世界,不是最讲究来往还愿?

聂怀桑轻笑着把这一个礼掬到满,抬眼:那老祖可愿再信上一回?

这一...

【澄桑】雷惊鸿 17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完结章·前半

16

-

第九章 净土变上

古之人云:以行为错误,有情转生为草木;以言语错误,转生为鸟兽;又以心灵错误,转生为纭纭黔首。

窗外雨声喧哗。门前,渠中,莲花入寂,一排铃杵金身销脱,被龛外秋雨供奉给湿润房栊,坠下空洞无比的响声。

他在九曲莲花廊,听雨;风中银铃大作,声色湍流不止。一个昏暗幽静背影,凝在满是夏季雨水的回廊中,把他莲枝清凉的坞湖,静坐成一片迦兰陀竹林。

他看着他转过脸,灰黑之中,折扇缓缓沏开半轮月。那扇面苍白如雨中人面,开着一枝莲。

他说,江澄,我梦到你。

一时,湖上惊雷,莲池生出一孤鸿。...

“昨夜闲潭梦落花”

【澄桑】雷惊鸿 16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5

-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第八章 莲花藏下

聂怀桑在喧嚷雨声中醒来。眼仁一分一分地开,水磨新镜般缓缓映出周遭物什。触识于眼睫皴皱前归位,勾着了最后一丝指腹摩挲脸颊的温热。他从无边黑夜又一次回到这个人身边,心里喟叹。江澄催开灯火,黑发披拂地垂眼望他,静坐榻边,像弯孤峭的冷月。

“江澄。”良久,他才叫他。

“说。”

“方才在想什么?”

江澄沉默片刻,问他:“你有意让聂迦知道?”

“……他知道无妨。”聂怀桑抽回目光,凝睇着纵向天顶的斗帐。

他的眼...

【澄桑】雷惊鸿 15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4

-

第八章 莲花藏上

云梦的夏日溽热,九曲回廊上,每朵八角亭都给填进一膛沉香,炉子般噙着一绺消夏的烟光。

七月的日头把湖面烫软,莲叶却浓得化不开,岫玉般冻着一湖清冽色相。打回廊绕将过去,便见缯白缁黑墙瓦下绣着一绺针脚浓密的沟渠,线头收得懒倦而毛糙,莲枝乱挑,似跳着丝。至栋里阴凉处,鲜为人知地养着口小潭,连绵墅影倾如莲盖,留得它莲蓬般剥开花瓣绿幽幽地露出来。

水从莲花渠中来,那身邢窑烧制的白色过了水,质地愈发通透。他黑发研在一层绿水面上,潭中断断续续,咽着一段乌黑宛曲琉璃,龙脑香掺进那杯绿茶般潭水,连同他发肤都又凉又辛。

南...

【澄桑】雷惊鸿 14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对了,崽不止一个

13

-

第七章 大楼炭下 (BGM: 月中天-尹馨梓

酉时将尽,天色稍凉下来,聂怀桑恹恹地睁眼,周遭犹带雾色,纸窗般慢慢透出天光。

四个时辰过去,触识先归位,他立刻被疼醒。没进皮肉那支箭镞已给剔了,所幸并没淬毒。——否则一条蛇死在毒上,哪怕蟒类无毒——说出来都嫌丢份。

虽说死于失血过多也没能体面到哪儿去。好在血流掉大半前便给及时止住。他身上还有些密密匝匝刮蹭伤,也都给灵丹妙药悉心敷了一轮。想来他从午时到酉时,整整四个时辰,自个眼睛一闭不省人事过去,其他人却忙得够呛。他听得门外压低的一点动静,现下耳目都不够好使...

【澄桑】雷惊鸿 13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崽出场啦

12

-

第七章 大楼炭上 (BGM: 敦煌-闫月

空中金石崩裂,四弦琵琶逆着山外秋阳挑出高高一响,惊开十丈飘纕。百凤山前,四隅观猎台从风而举,长阙被白日一点一点煎瘦,钉进黑石蜜般燠热疆土,生生托起头顶的四天王天。

这处猎场位于娑婆世界与三十三天的边界,天王抬足,脚下邪鬼流窜,正适合百家围猎。

礼东方持国天以琶音琅琅。

礼南方增长天以剑舞泱泱。

礼西方广目天以锦鳞汪汪。

礼北方多闻天以华盖煌煌。

画角深处涌出百色旌旗波涛,聂怀桑以扇蔽日,皂靴下群蟒退去,他从西方祭台缓步而下,黑发披在汩汩天光里。

姑...

【澄桑】雷惊鸿 12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1 

-

我料今宵寒蝉必嘈切
楼心 万火归焉

第六章 五取蕴下

……

……

↓还是直接走着吧

         点我看聂导吃🔞藕         

-

总感觉这几更的剧情大噶没怎么看懂……?

是我的表述太隐晦了嘛……?(次手手

秋色烛脂般淌下山崖,红枫刹步境外,惟恐刀光摧折,不敢亲近不净世的城垣。龛中泥金神祇支着下颌,室内留香潺潺,他看那山川熟艳得快从浮世坠下,像靡丽而遥远的一碟贡品。



曾在云梦夏日,他尝到一口斑斓秋色。

——《澄桑|雷惊鸿·五取蕴》




是写“斑斓秋色”的时候心里想的配色……的有色差版
这个笔刷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澄桑】雷惊鸿 11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10

-

我省昔时别枝点流鹊
艴然 月色尽捐

第六章 五取蕴上

秋色烛脂般淌下山崖,红枫刹步境外,惟恐刀光摧折,不敢亲近不净世的城垣。龛中泥金神祇支着下颌,室内留香潺潺,他看那山川熟艳得快从浮世坠下,像靡丽而遥远的一碟贡品。

聂怀桑拢着缟白折扇,伏着阑干去乘清河蓄了整宿的凉。高阙上盘绞的灵蛇游到眉边,木头雕的鳞片一寸一寸舒开,他便把颈子沿着秋风塌下去一点,垂着眼睛长长吁出一口气。

他反身踏进室内。一炷香簌簌到地,不净世主人掷了扇子在案上,笔锋低潜,舔出砚海里一口形神微澜的墨。他慢慢地批出一绺行楷,抬眼听得铜蛇插销从门闩孔里游下来...

【澄桑】雷惊鸿 10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您的好友魏兄上线

9

-

第五章 摩登伽

江澄没接这茬,只当他这下都是醍醐汤子腌渍出来的醉话,隔着半屋子进深和琳琅物什,依旧环抱箭袖睇他。

二十弹指已过,烛芽上又生出断断续续灯花。①聂怀桑勾回剪子,往灯外悬他素白手腕,一个人逗鸟似的细细慢慢呢喃:“怕是将来跟我不亲。……不亲也挺好。”

他动作这样缓下来,神情已然泛出迷蒙。焰色三重,刀似两弯莫名心狠罥烟眉,剪开三色凫尾。火光不声不响满载明艳温度,泊在铜绿灯台上一浮一沉,近乎溺进湖沼般幽香的绿水。银剪子停在一绺火焰里涴饱了热,在他渐熄呓语下边静悄悄烫起来,凶险得无色无味。

案上忽地...

青盖照水亭中枕帻巾
也曾骈步春阴



【澄桑】紫外光 7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6

-


May. Millennium
Photography:
Model: Jiang Cheng
Background Music: Trap Shit V20-UZ


十二面舱体内部飘浮着银亮的空气,银色涂料风干后空中波光粼粼,像个高科技舞曲的派对现场。太空计划白纸黑字地散落一地,开舱可见千禧年以前美丽残骸。

A4纸堆落款NASA,争先恐后吹出钢笔般尖利的四条合金腿,后者正以楔形文字之力度钉进水汪汪地面。江澄轻松抬了腿上去,椅背修长如颈,他踩着只丹顶鹤般高高立着,端的像月出东山。几米开外摄像机散成均匀卫星,从六个方位拱...

画扇折柳畅吟野情 愿教闲风吹至醒

——《当醉少年游》

【澄桑】雷惊鸿 9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避雷,高亮

8

-

第四章 新婚别下 (BGM: Heart Linked-Jannik

结跏趺以调息,他坐在一张流苏四散的织锦毯上,黑发从头顶一直浇到足踝。一边是床榻帐幄,一边是案几文墨,一道屏风曲折婉丽地隔开案牍和养息。掐印的手指下边躺一把白帛折扇,幽黑骨头一支支嵌进生绢画皮,拢扇时看山水徐徐而皱。摇扇子是一种习气,与煞有介事地胡诌特别相称。方才他在正厅坐着,小蛇崽子没剥壳儿已沉得很,聂怀桑托着没两下子便觉累,改拿手掌心垫了温暾的一层搁在腿上,长老们鉴毕小的,视线往上又逮着这大的一顿严厉刨问。

把亲儿子焐回袖里,聂怀...

【澄桑】紫外光 6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5

BGM: ᴾᴵᴺᴷ ᵁ - J.zen

-


水汽弥漫 那浴室生锈的喷头突然开了口

看照片里面的你 好像是对我突然点了头


聂怀桑想,他们一直都如此,正因为拎得太清才难以交心。

一点木质香氛在车内婆娑,风景哗哗流出后视镜,他剥了支新糖放到舌尖,反刍着留在脸颊没收走的余温。

物是人非事事休,又偏偏会逢着这么个乍暖还寒时候——旧春光开锋成刀,该怎么个好生将养呢?聂怀桑默不作声把糖上一汪笑脸舔平,面色像撇过泡沫的陈茶汤,悄悄发着一杯底旧愁。说实话这么些年他俩各过各的,完全没谁耽误谁一说。生活斑斓成细脚伶仃一...

【澄桑】雷惊鸿 8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避雷,高亮

7

-

第四章 新婚别中 (BGM: Heart Linked-Jannik

聂怀桑当然没可能跟着江家外出夜猎。每次出门前江澄都给他门前结界砌厚几分,怕这厮一不留神就给人叼了去。冬月的云梦静谧幽凉,蟒蛇血凉,江澄遂教人赶制几件大氅,清一色黛紫;某次出门归来,又顺手从市集上捞回个手炉,一股脑全给他塞过去。

这夜江澄佩剑而出,绕到聂怀桑门前,抬手要笼个新结界,门闩喀嗒一声滑开,聂怀桑稀松围着毛氅,摘了金冠,黑发里垂着两脚素巾,扶着门看他。

江澄收了手,走过去给他堵着夜里一点风:“怎么了?”

聂怀桑道:“你要出...

【澄桑】紫外光 5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4

-

所以这该怎么算这一回事儿。

那几粒薄荷糖引他肺腑生凉,无意间充当冷心冷眼媒介,缀连起手和唇的久别重逢。聂怀桑拿后槽牙细细碾完了咽下去,强迫自己从稀微甜度里榨取尽可能多的糖分。眼帘默然无声放下,他不着痕迹藏起眼人,指纹如漩涡贴着太阳穴连连打转。

江澄收回手,毫不留情低声盖棺并嘲讽:“富贵毛病。上学那会怎么不见你犯过?”

那会只有通宵的排位蹦迪吹瓶,一大群年少无忧手足细长地搅在一起,酣嘻笑呼着焐活了苏州城墨刻般深夜:一旦迈出校门,又有哪寸踏地不能开出空中花园。而今都早给剥出偌大座羊脂玉般象牙塔,过颠三倒四入世生活——杯子倒还碰不出梦想破...

【澄桑】雷惊鸿 7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
嘘,晚安。

6

-

第四章 新婚别上

“他小孩子,睡着比醒着多。”聂怀桑把剪子搁在烛豆旁,空出来的手掌用来放进自己侧脸。

案头一簇灯火映出他被酒色烫暖的眉睫,手边摸不到折扇,聂怀桑遂拿过一枚玛瑙镇纸在指间把玩。他坐下一会,声音已掺上懒倦,恹恹道:“不净世上下可宝贝他了。族中耆老怕他跟我待久了随我,恨不得见都不让见……”到底是清河聂氏唯一的嫡系血脉,若是一个不留神再翻模一个聂怀桑出来,这些长老们怕是要齐刷刷排队到老宗主和赤锋尊灵前长跪谢罪。

去岁云梦江氏主持的清谈会为期一月,头一日便有聂氏和姚氏那段不能算小的波折。大半个聂氏...

【澄桑】紫外光 4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3

ooc & 回忆杀

-


Everything just gonna be alright

You are never gonna be outta my sight


吓死了,还以为给他发现了。聂怀桑想的却是那时候江澄的脚步停在他身旁,他除去手底之外在边上还搁有另一本速写簿,第一本大方摊开,只有这么几页是江澄;第二本严丝缝合,全部都是江澄。

他任何一堂课都端直如故的四分之三侧影;宣讲台上不自觉流露的骄矜;他在操场上灌球入篮,绒绒一地草淋过骤雨般影子,像一颗透绿的春杏;放课后取道树下,春山坳梧桐花如瓢泼,揉得他神...

【澄桑】雷惊鸿 6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避雷,高亮

5

-

第三章 摩睺罗下

神话时代的迦楼罗王曾因吞食那伽,最终龙毒焚心。龙众那伽是水中之王,三千世界中毒的化身。而迦楼罗众天生对毒素具有一定的克制力,凡界毒素对它们并不生效。聂怀桑感到掌纹被炙得灼热,心想,倒是下了血本。可惜……

开罪了不该开罪的人。

这是应激反应,专为八部血脉准备的毒\药酷烈霸\道,迦楼罗血以火攻毒,在毒素燃烧殆尽前不会停止焚烧。

迦楼罗的发冠悄然坠落,黑发泼在背脊上,江澄脱力般靠到墙上,抬手把左边的鬓发撩到耳后,紫金杂错的耳羽卡住耳后那束黑发,他睁开眼仁,是诸佛莲榻般的幽艳澄黄。

射日...

【澄桑】紫外光 3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2

-

聂怀桑掐着那只透明罐子还没放,抬手就啪地给它堵了回去。一把熟稔嗓音从蜜饯罐子晶莹罅隙漏出来:“鬼鬼祟祟的你想干嘛?开学刚查完体重胆子就肥了?给我放回去。”

那边金凌闷闷地应了一声:“哦。”

蜜饯饼干后边是膨化食品专区。聂怀桑呷了半口饱含果味清新剂的超市空气,把推车掉个头就往外走,穿过食品区,辚辚车轮轧淡那边训斥声,他把推车往日用区一送,整个人抬脚匿了进去。

聂怀桑蹲下来掐一瓶洗手液细绿颈子,整个人落絮般毛扎扎,忍不住轻声冒一句:卧\槽。

江澄怎么在这的?

往年这时节他合该在大洋对岸不知哪座天桥上踏着,这会仔细想想,哪怕是魏无羡出...

【澄桑】雷惊鸿 5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该来的还是得来唉……

4

-

第三章 摩睺罗中

无论要谈什么,莲花坞都不是一个好场所。射日之征前,云梦江氏折损得最为惨烈,经年过去,却反而成了最稳固不变的一方势力。世家在金鳞台上言辞咄咄,在不净世内斡旋推脱;云深不知处向来出世,镇守姑苏安乐,此外并不参与过多俗务;云梦是兰陵的倚仗,近年来也没起过什么撼动根本的波澜,既寻不到够分量的由头,举世臧否便都得往莲花坞槛前收一收,掂量一下自个轻重,再出口。

所以议事清谈,只在云梦,变得格外纯粹。

天下滔滔,乌合之众如江水,有实力的人顺之而下便事半功倍。各人终归,有各人处世之法。聂怀桑捻起一片芡...

【澄桑】紫外光 2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1


谁让我的生涯天涯极苦闷

开过天堂幻彩的大门


把两只耳机一左一右喂进耳窍,聂怀桑腾出一只手去薅货架上两袋海盐苏打,电话那头“欸”了一声,仿佛很诧异,接着恍然道:“我说您今儿怎么通得这么快呢,敢情交稿了吧?聂二公子。”

聂怀桑“唔”地应他,把着推车往前走两步,又拔两盒pocky下来,道:“我订的东西有消息了?”

聂怀桑大学学的其实并非摄影,而是平面。聂明玦不知道从哪听得文物鉴定与修复这个专业就是给国\家捐儿子①,差点没把祖传一口文物长刀往书桌上劈,铁了心把他一愿掐死在中性笔笔帽里。聂家是建筑施工企业,他本来希望...

【澄桑】紫外光 1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减压用摸鱼,北极从心自耕农的freestyle

上午十一点,楼下商店卡车卸货,顺带把一握天光哐当一声摔到他耳根子上,密络凌乱头发浮出被褥扑腾两下,给它绞出一圈轻飘飘虹晕。外卖和快递各个安安分分堆在公寓楼下,牛皮纸箱和雪白口袋没进凉丝丝春风,一起发出融化的沙响。早春的自来水从指缝间淌下来,溅在脸颊上濡湿一点额发,聂怀桑对着水龙头后边一大面镜子拭几下涔涔眉眼,镂空套头的针织衫襟口滑出两绺编织帽绳。他一手捞一袋泡面残骸,踩着帆布鞋后帮蹭蹭地溜下楼去,转头换一摞纸箱子上来,套餐饭隔着薄薄塑料袋压着一块穿EMS外观的砖头,口袋里钥匙丁东响。

再度完美提头穿越死...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