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idol = ZZT/J.zen

UNDEFINABLE
东海山人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无以结灯照彩舟蹁跹

NPC:丞昊/农靖。
魔道:晓薛/曦瑶/追凌/忘羡/澄桑。
天官:风情/裴灵/裴水/双玄。
MAGI:龙裘/阿拉红。
刀乱:三日鹤/兼歌/石青/花鸟风月。
全职:修伞/双花/双鬼/喻黄/王方/于郑/邱高/袁刘。

原创/和风/神魔:#今夕天末#。
24 HRS (Deluxe) Olly Murs

最后一夜,小原手机无意漏出的片段,被我用听歌识曲及时接住,于是这首歌和那首shoulda,就成为她留给我的饯别礼。

舍长翻出上学期我印的明信片,大姐姐似的温柔笑着:我很能存东西的,你看。

没了她我上哪儿找人撒娇打滚,说一段邢台口音给我听?

临搬那几天我很累,实在做不出东西来,所以没有礼物,没有上学期那样在离校前一天夜里画完图第二天付印裁切粘上邮票塞进邮筒的浪漫与力气。

珞珞在食堂望着我,一如过去半年来的对坐。我在一日一夜间憎恨她又爱透她,因她说:我舍不得,我狠不下心。




搬后两个早晨,我在校内醒来,丽丽出门工作了,只有冷气蒸出空调叶片的声音。

我忽然发现我回不去了。

又忽然想起去年的学期末,白气雪花膏似的搽过盈盈窗扉,金陵冬夜袅娜,适合闺阁做梦。丽丽让我支一面镜子出来,她替我慢慢卷头发。

丽丽的手艺是最好的。




我到家后发了张高铁自拍,“我的homie冷酷无情”。

三省之外,珞珞大概在床上翻了个身。微信忽地漫出一丁点红:

“你的homie刚睡醒。”



一天天花里胡哨五五六六七七八八

想搞现代神魔paro

在地铁玻璃舷窗里干架、行驶中的铁皮卡车后箱交\媾、盘山公路上跳车未遂。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床清梦压星河。”
初见山水瑰然,八千洞庭做你我凤冠霞帔。

神×妖。神仙基本已经设定好惹,妖怪还没决定,觉得地上跑的比较野,但又很想写海鲜。
写海鲜名字比较好起,我有一个心仪很久的沙雕文名。
……好想吃海鲜!←糟糕发言

且看看这个脑洞能不能存活(♪  ´ー`)

说起来我每挖一个坑都会给它们分别起小名, 大概是出于一种好养活的玄学心理 。如果设定定成海鲜这个小名就叫海底捞
紫外光(Ultra Violet)我管它叫UV……
雷惊鸿…… 雷打鸟 。...

基础课程结束。最后一位老师说过:

一眼就看懂了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Mirrorwriting Jamie Woon

校外最后一夜。发现酷玩的文化衫和一件纯白吊带晾在夜雨里没收,在一丛编织袋里摇曳着去拽。灯光带锯齿,剪出许多简陋灌木,拖鞋底下泛出仙人球般绿绒绒的海浪。

美人素面朝夜,在灯下拉开行李箱,纯黑V领中希律的半壁江山沉了长江,另半壁是一汪压城的冷月光。

她们提了两杯瘦高的加冰果茶回来,百香果浮出过去的一春半夏。金陵夜热恼,黑籽像烟熏过的一只只眼圈,在澄黄灯晕一朵朵里夜泳,想回到他们铺满射线的宇宙中去。

看到不押韵的歌词我会很难受,单纯文面不押韵海星,在代入音乐的情况下明显和伴奏脱节的就会很……

给自己略略定下的标准:一首词三句以上破韵,那多半是写得无比从心且佛的摸鱼……一首词看起来韵是满的,代入音乐咬字痛苦音调突兀换气不合理……那是废品。

没填几首,但是这俩我都经常犯。

前者比后者好一点,毕竟有时候破格反而活气。

唠点废话来缓解一下虚得一批的内心和要凉不凉的成绩。

我经常会陷入焦虑,一边恐惧抄袭一边恐惧自己是否正无知觉地抄袭着看过的字句。比如刚才因为某件事刷微博,看到一位原耽作家暗夜流光老师去世的消息(愿天堂没有病痛),点开相关推荐里的经典文段选集,看到《十年》里面有一句话,“我的笑容在满室金黄的光线中变得柔软而灿烂”,瞬间想到自己之前写同人的时候有一句“衬得阳台下住宅区银河一般灿烂和柔软”。我没看过《十年》,这两个词的连用让我紧张了几分钟,过一会儿冷静之后觉得是我自己想太多。

类似的事情挺多的,以前没写同人的时候没感觉。不久前看我女神V老师写的全职同人,里头有一句比喻跟我当时刚写好的存稿,……真的,贼像,主体喻体都有偏差但是就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像。然...

想让我磕的冷cp到珍珠湾转转,在海鲜市集上被俗世廉价灯火簇拥。细弱而狡猾的一转身失落在浓郁烟火中,矜傲而急躁的穿过一茬茬糖葫芦花一样蓬勃的鱿鱼龙虾,把他慢悠悠影子一把勒进怀里。

给土笋冻糊到脸颊,他不紧不慢仰起眼睛瞧一瞧他,一凹塑料勺子戳过去,淋过酱汁泊上葱花:吃不吃?

能给人气个半死。

一声沙虫嘎嘣脆响。

艹,我不能再挖坑了……

……
后续的对话可能是:

“没味道。”
“等会去便利店给你买老干妈,将就一下。”


在图书馆里打发三十三摄氏度的夏天,冷气和灯光弥漫,帘子后面的白日忽然下起了雨。一时之间人们纷纷起立,阅览室漫起细密的躁动。我问舍友:他们为什么高兴?

她说:下雨了,晚上会凉快些。

我想到往年的这个时候,东海上应该已经刮过一次台风。整个岛被十七级的风卷起来,抛到天上。画室停电,学生都坐在宿舍里,屋子像玻璃外封下一沓脆纸,手机里淤满一辆车被掀翻的新闻。

我上一次用四指宽的透明胶带,是在莫兰蒂过岛的次日晚上,打着手机昏黄的手电筒光,好让舍友把阳台门上豁碎的玻璃大洞先简单地封起来。

她站起来,拨开一点窗帘,花几十秒钟给雨中的栀子花录像。栀子树从铁丝网间冒出枝叶,像浓绿的鱼群。

我才发现这...

woc厉害厉害 微博分明是快乐源泉了
太流啤了 良心瓜农 亩产一万八

吃瓜减压。
我瓜和书一起磕,官配和diss一起吃。 慎fo噢!

不是,没事真的不要随便fo我,我就一圈地自萌的。我还想快乐点赞吐槽吃瓜刷屏呢,就怕人上赶着管我看什么刷什么。

生活又不是非黑即白的。
还有人是不晓得吃瓜嘛意思嘛?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