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朝如青丝暮成雪。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余者见置顶。

【澄桑】紫外光 7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6

-


May. Millennium
Photography:
Model: Jiang Cheng
Background Music: Trap Shit V20-UZ


十二面舱体内部飘浮着银亮的空气,银色涂料风干后空中波光粼粼,像个高科技舞曲的派对现场。太空计划白纸黑字地散落一地,开舱可见千禧年以前美丽残骸。

A4纸堆落款NASA,争先恐后吹出钢笔般尖利的四条合金腿,后者正以楔形文字之力度钉进水汪汪地面。江澄轻松抬了腿上去,椅背修长如颈,他踩着只丹顶鹤般高高立着,端的像月出东山。几米开外摄像机散成均匀卫星,从六个方位拱卫中央。快门上纷纷悬着个手指头,一片光华中声音为号,待到BGM一飙就轮番剪走他惊鸿一瞥。现场音响淋浴喷头似的嵌在半空,一滴一滴往清亮剔透地上溅出钟乳石般trap。

聂怀桑给现场打碟般气氛雷了一雷,这才把气泡般哈欠默默咽回软塑壳子里,像个缓慢平静下来的碳酸饮料瓶。他歪头瞅一会,虹膜里漫天金属颜色倒映成珠翠镭射,在迷乱仙境里语调天真而警觉:“……我记得我今儿没活来着?”

魏无羡微微笑,慷慨替他解惑:“没喊你干活。来看看,观摩观摩。”

没能掏出副遮光镜让他更颓几分,聂怀桑手动护眼,丧着张白净面孔幽幽泣泣唤一声:“魏兄啊,”都这么多年交情了,我以为您老知道我视网膜对金属反光过敏呢。这简直没法呼吸,求您行行好,“——放我出去吧?”

魏无羡凉凉地看过来:“那你以为你今儿的活是上哪找爸爸去了?不许丧,再叽歪扣你工资。”

“他什么脾气你懂得。这回没到你掌镜,且看着点,莫踩雷了,”魏总监神色肃穆地转过脸,一只手指头隔空戳了戳他亚麻衬衣下心口,没扎瓷实算是忠告:“他接不易,咱拍不易。这一单黄的可能性忒高,咱俩现在是一条绳上的……你可担待点,这要来个万一,我护不下你。”

“他……”聂怀桑安安静静掀起片眼帘,把一寸出了匣的尾音稀释在浅色唇齿间。这还真是掉脑袋的大\罪\过,乍看来他一静一动一颦一蹙都是纤纤火药捻子,能不知不觉点炸整门生意。但他想了会,到底还是这样回了过去:“他不会轻易点头,”看似千丝万缕勾勾拽拽一个熟人场子,那也得看到底符合他眼光几分,哪的水都不是轻易下的——“江澄他,不会砸自己招牌。”

他抬个眼,认真向魏无羡保证道:“最多、最多就到换摄影师。”

那边噎了数秒:“有道理。可我怎么就特想抽你呢?”

设计总监卸了凛凛眼神,换了个软和调子一唱三叹地招呼上:“怀桑兄,知道你辛苦,但咱这不是没抵得上你的摄影了么?”

聂怀桑看他一眼:“特邀?”

他顶头上司二话不说搓了搓手指,比了个嚓嚓破碎的心,意思十分鲜明:你掏钱?

“揽着摄影指导的活掌着摄影师的机子,”魏无羡拍拍他肩,亚麻料子很顺,人看着虽蔫也乖,“这票干完了哥哥肯定想尽办法帮你涨工资。乖啦。”

聂怀桑想,个中曲折万分,怕是没您想得这么容易。

他答得很是恳切:“谢谢魏兄。我比你大。”

魏无羡便溜溜达达走了,也不晓得走心没有。他转过头,正瞧见一名staff轻轻踱过来,冲他礼貌一笑:“聂老师?”

一支深色遮光镜交到他手上,看着眼熟。聂怀桑怔了会,低声道谢。

他又抬眼看那边,江澄从一圈化妆刷中抽出眼睫,移过眼仁看了他一眼。

走不掉了。他暗叹一声,把镜片悬好,掏出个平板细细记起来。


未来浩室陷进车载音响,像一口被关进肺叶的烟。气氛随香水慢慢扭绞,聂怀桑拿出那支拢好的眼镜:“多谢。”

江澄既没接也没看:“放你那。”省得下次。

聂怀桑应了声好,又窝进水沼般电音下边,指稍掠动屏幕的节奏是4/4拍,咬着每一个轻捷妖娆的鼓点。

方才江澄收工后立刻高贵冷艳地迈出去,等他给工位上每颗仙人球凹好造型慢悠悠晃到公司门前,玻璃门一开台阶下无限惹眼地伏着辆鲜艳老虎,江澄只摇一丁点窗,Landrover经典的黑玻璃框取那人一对锐利杏眼,对白也相当电影:挺能磨蹭啊,还不上来?

现在驾驶座上人慢条斯理地发问:“吃什么?”

他想不用不用我家中上有老坛酸菜下有红烧牛肉,临了了忽而觉出不对:昨儿个给人捡着就直接架到温情那去了,他的一家老小统统凉在超市购物车里,半点没提溜回去。

江澄瞥见他神色,嗤出薄薄一声笑:“想起来就好。听说聂老师忙得顾不上一日三餐,作为你的合作对象,我不介意监督你遵医嘱。”

他转头时还若有似无勾着一段笑:“我可不想因为甲方主创人员的健康问题耽误行程。OK?”


距离总是不可见迷瘴,借着舞曲的节拍环绕虿盆试探。他们心照不宣,听任酒精在发肤上唱跳,用一只高脚杯隔开两种呼吸频率,冷眼旁观周围一圈被酒色揉断成片的人形。太过克制,无怪会被酿成灯光下结冰的无冕c位。

他们之间一直是江澄主动。玩遍所有诸如此类场合,声音酒影灯光干冰,喋喋口唇吞吐梦幻蜃气,都被呼吸的密度催化成欢\场妙药。江澄从不在这种场合动他,一双杏眼给酒水洗得漆黑透亮,从容得像个第八百次做社会实践调研的中小学生,把红灯绿酒等闲视作待归档图书。聂怀桑不禁咋舌:他是真的会在他企图浪过分寸时出言制止,把他抵到唇前的玻璃杯拈过来,告诫他“明天要上课”或“你是个高中生”。

他后来明白这多半也是种傲慢,他要的东西前边甚至加不得定语,譬如说是“你”,而不是“被酒精揉开的你”。

江澄习惯管着他,尽管四舍五入,他其实可以大他两岁。他生着这样一张学生气的脸,待人接物儒且糯,在工作岗位上摸爬滚打多年,仍能被初来乍到的实习生热眼充作同期。云高是个升学率奇高的私立,只因慕名而来的多是各地世家子弟,其家族在户籍处各自声名琅琅,故而也被外界戏称一声贵族学校。从前一大堆世家子弟一处蹦哒,总拿他留级两年的老梗当逸事开涮,一旦到行事时,却又不自觉把他当个老幺对待。江澄曾掐着他脸,三十秒后松开指头,啧道:便宜面相。

八年长么?他原以为光阴漫长,在反复自省中剖开往事果皮下蜜汁与硬核,清香四溅里鲠一枚玲珑瘦骨,是菩提、舍利,微而密,是一切细枝末节坍缩后的坚固核心。在看似温暾和睦以至平庸的相处中,总有一丝隐晦的夹生感长久不改地潜伏。有许多微小的细节被塑造成习惯,不经意而深入,用于时不时缝补他们之间的距离。“譬如,”他眼仁一暗,“一个吻。”①

他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安抚意味,尽管配上那份独属于江澄的骄矜,又好像全都合情合理。


大概是,出于恋旧或是失落感作祟?在隔三差五地搜集他新动态之后,他曾经如此向自己解释。

而如今再见到江澄,恍惚间云深诸事犹在昨日。日落矣,这八年仿佛一场栩栩的梦,连同他的寤寐思服与辗转反侧一起,淤满云高教学楼窗外、此山中霏霏落花。

他悄悄摩着安全带上尼龙菱纹,慢慢忖度他们余温未散的对话,驰神得无边无际。曾经江澄管他,不是那种入了微的细致:他放任他睡早读却勒令他吃早饭,无视他抄数学却检查他背单词。有人把严丝缝合的约束奉为浪漫,好比威廉·莫里斯的刺绣工艺品,精妙华美堪称绝佳装饰,而他没有也不需要那种耐心;他的行事是有效的,因每一个踏点都落到实处而裹挟着不容拒绝的严苛,外表强烈内里均衡,犹如蒙德里安之色彩构成。

所以他天生要被T台偏爱,每一枚跫音都和秀场音乐完美合拍,在滔滔灯浪中驻步,定点,傲慢地回身,不理睬身后掌声纷至沓来。

他的傲慢并非空中花园,因而从未停止过添砖加瓦。江澄总在尽可能地抬高自己的上限,从成绩和奖优评定到酒量和网游等级,在每件他们都需要完成的事里以更娴熟、更从容的姿态管束他。

但他现在说了这么一长串,甲方乙方打杂主创——你跟我。

你跟,我?

何其冠冕堂皇。聂怀桑想,你管着我,什么时候也需要顶着个理由了?


手机悄悄振过一阵,魏无羡已经着人把下个拍摄的方案塞进他邮箱,这上司平素里不着边际,但业务能力确实高效且过硬。左右无事,聂怀桑遂在等上菜的空当里调出文档细细看。他供职的刊物是本双月刊,三月刚上线的主题是春(Spring),江澄刚结束的拍摄是五月份的主题千禧(Millennium——比起被高层毙掉的“耶路撒冷前世今生”,星\球\大\战的确安全也省事得多,当然江澄功不可没,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不可能去一个弹壳遍地的地方找棵烧焦的橡树效法押沙龙抑或站在半朽的天台上演绎拔示巴,用碳灰洗头或让那个筛子般的音响有机会换作真正花洒。聂怀桑心想),现下屏幕里荧荧亮着的要远到七月初才上线,主题呼应时节——Le Nénuphar——莫奈的睡莲。②

这看着倒的确宽容,整个片子像一场小试牛刀,既给江澄也给他余地,毕竟是自家头回揽一整件事,由不得不慎重。他脑子里慢慢滴出一点构想,又思忖起今明哪时候去拍摄地踩个点好。死线这玩意每每是看着遥远而宽裕,待到诸事捋个通畅,鸡零狗碎章程一遍走完,只剩那么巴掌大的一洼时间可供他挣扎后期。他想着想着眼圈都发疼,曲着手指刚要揉,又被对面声音及时叫停:“没事不要揉眼睛,脏。”

江澄道:“去洗手。”

方案里所写地点并不偏僻,甚至很亲民。那是本市一所艺术学院的校美术馆,与一般成群结队远赴城郊的高校不同,本着艺术入世且普世的一握烫心硌手坚执,打定主意扎根市区、拒绝分席大学城。说来巧妙,魏无羡把这方案派给他不可不谓物尽其用。

心里有种奇妙的抗拒感,这算什么,近乡情怯?

要我带着设备捎上团队还领着这个人……回母校?

水顺着指尖淌下,涮掉柔软清凉泡沫,他瞧着镜中自己,一张脸犹泛淡红,在回忆格外繁密的两天之内,头一回想起自己的大学四年。

没有江澄的那四年。

最无孔不入是春光。他眼仁凝视水雾蒙络的镜面,想着你都霸占我整个高中时代了,连大学四年都不放过。








注:

①徐秉龙《千禧》:“然后靠一个吻/缝补这距离。”

②押沙龙:大卫王第三子,发动叛\乱,于以法莲树林中溃败亡走,头发被橡树枝缠住,中枪而死。

拔示巴:赫梯人乌利亚之妻,于楼顶沐浴时为大卫王所见,与其私\通。大卫王设计谋\杀乌利亚,娶其遗孀为妃,后生所罗门王。

应允耶和华的惩罚,押沙龙在白日之下与之共寝的大卫王十嫔妃里,亦有拔示巴。

二者的最大共同点是……长得美!


-

答应我一定要开BGM!






评论(5)
热度(44)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