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予昌枑泽、予昌州。
①头像是自己画的,请勿拿。





②昙天/姜妮特。
③转载禁止🚭


④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⑤余者见置顶。

33


在图书馆里打发三十三摄氏度的夏天,冷气和灯光弥漫,帘子后面的白日忽然下起了雨。一时之间人们纷纷起立,阅览室漫起细密的躁动。我问舍友:他们为什么高兴?

她说:下雨了,晚上会凉快些。

我想到往年的这个时候,东海上应该已经刮过一次台风。整个岛被十七级的风卷起来,抛到天上。画室停电,学生都坐在宿舍里,屋子像玻璃外封下一沓脆纸,手机里淤满一辆车被掀翻的新闻。

我上一次用四指宽的透明胶带,是在莫兰蒂过岛的次日晚上,打着手机昏黄的手电筒光,好让舍友把阳台门上豁碎的玻璃大洞先简单地封起来。

她站起来,拨开一点窗帘,花几十秒钟给雨中的栀子花录像。栀子树从铁丝网间冒出枝叶,像浓绿的鱼群。

我才发现这间阅览室的窗户下正是孔雀园。孔雀都躲进鸟舍里。

舍友恐鸟;而在我,下课后从人文楼绕路去看看鸟,可以散心。

她唇釉慢慢绷僵,口唇像一只被果肉撑饱的荔枝壳。她问我:所以刚刚那些猫叫……?

我点头:孔雀。

评论
热度(1)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