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在梦以下的 / 我亦复如是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Pic by David Stenbeck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余者见置顶/

看完了15级北舞毕业班的《青青子衿》。
实验剧场600人座无虚席,回去跟舍友扯掰她立刻惊了,才知道那个剧场是很少坐得满的。(貌似,是校内最大的剧场?)


足蹑木屐、裙缀铃铛,西施献吴王的《响屐舞》,能从步态里提炼出诗,也无怪乎占千年美人之魁。

《铜雀伎》里那一节名不虚传,旁边的流院小姐姐倾情报幕,见之大捂心口,感叹:就是看了央视上这一节,才念念不忘想来现场的!又想到之前古丝路课时看的纪录片,新脑洞get……!

《相和歌》,终央之舞,“挑兮达兮”。

《霓裳羽衣舞》,与印象中汉唐古典舞最合拍的一节,“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舞俑随胡乐时停凝、时成活,手势有宝相千千万,舞伎弥散、翔集、弥散,蓦然伎乐一止,“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予兮目成”。

看时最喜欢《汉阙长存》,据说脱胎于《李陵别苏武》,狂狷幽愤、泼洒来去,结草为佩的一个缟素书体,情钟一记振袖里写意。但对这段了解极少,只是看舞本身,动——静,一擂到心。


这会子心里是窃了香的快乐,不枉在深秋风里候了一炷香呀。

评论
热度(9)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