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意匠惨淡经营中。
头像是自己画的,请勿拿。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余者见置顶。

是牢骚

仍然在为我今晚的发现郁结。

我给我自己的某一个自我定位是,没文化。我这人是个典型的为了上大学而画画的美术生,即给予了普高族群以投机取巧印象的那一类人。普高生——综合类大学本科生的世界对我来说极遥远,譬如莲花只可远观焉。

我对自己写东西的缺点一清二楚,向来我路子都是偏的,是个不学好还容易沾沾自喜的惨痛实例。写过一两笔的人多半都有个文青好梦,而没机会学中文永远是我遗憾。现下虽说是玩吧,我也是有走了心在玩的,哪怕出于自我嫌弃,我经常都不太好意思拿“写手”这词来标注自个。

不巧,正是区区不入流在下,破烂扫帚一把,给人模仿了文风。

这么说其实不够妥当,因为我自己都还没有一个确凿稳定的文风,但行文习惯——遣词造句上的,拿主谓宾定状补一排列公式也还挺鲜明的。以及一点吐槽:我是个会在行文里沿袭部分口语习惯的,如是老乡我也认了,否则地方都不同,您怎么做到跟我这沓口语表达都能有八分相似的?

是这样,我对自己不满意、经常性反感、于写作这一爱好上因不能跻身文史类正统而终身抱憾,我整天忌惮瓜田李下,努力琢磨行文以求逐渐走出我所崇拜的那批写手前辈的风格影响——我长久以来的挣扎,在这种坦荡的、年少无忌的掠取下显得何其可怜,乃至多余。

我不想撕破脸把话说绝,但这一口不啐出来,我顶憋屈。











想了想还是得交代上,关于专业的部分,有憾并不代表我对如今所事心有不满,看到那些门外人士传播设计不正经论调的,我还是会冷静而刻薄地回应一声:傻逼。

评论(2)
热度(5)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