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昙天/姜妮特。
转载禁止🚭
idol = ZZT/J.zen

UNDEFINABLE
东海山人

※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无以结灯照彩舟蹁跹

NPC:丞昊/农靖。
魔道:晓薛/曦瑶/追凌/忘羡/澄桑。
天官:风情/裴灵/裴水/双玄。
MAGI:龙裘/阿拉红。
刀乱:三日鹤/兼歌/石青/花鸟风月。
全职:修伞/双花/双鬼/喻黄/王方/于郑/邱高/袁刘。

原创/和风/神魔:#今夕天末#。

【澄桑】紫外光 3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2

-

聂怀桑掐着那只透明罐子还没放,抬手就啪地给它堵了回去。一把熟稔嗓音从蜜饯罐子晶莹罅隙漏出来:“鬼鬼祟祟的你想干嘛?开学刚查完体重胆子就肥了?给我放回去。”

那边金凌闷闷地应了一声:“哦。”

蜜饯饼干后边是膨化食品专区。聂怀桑呷了半口饱含果味清新剂的超市空气,把推车掉个头就往外走,穿过食品区,辚辚车轮轧淡那边训斥声,他把推车往日用区一送,整个人抬脚匿了进去。

聂怀桑蹲下来拿一瓶洗手液,忍不住轻声冒一句:卧\槽。

江澄怎么在这的?

往年这时节他合该在大洋对岸不知哪座天桥上踏着,这会仔细想想,哪怕是魏无羡出面特邀,他一个常年走的都是品牌场子的腕儿突然在国内风尚期刊轻易下水,怎么琢磨都不太对。何况身边还跟个金凌。舅舅带外甥逛超市,这么个怎么看怎么有生活气息的画面放到江澄和金凌身上,出乎意料且有点诡谲。聂怀桑细思恐极:他这不会是,要跟这长居的节奏?

那边脚步和人声忽而浓郁起来,聂怀桑唰一下站起身又要溜,奈何蹲久了不适应,坠空感像鸽子扑棱翅膀,猛然盘旋而上攫走视野。手扶空,脚上趔趄,他哐一下栽到地上,低低地嗷了一声。他手指下意识往口袋里潜,只触到一圈浮出碎响的冷铁。好的吧,巧克力放在另一条裤子口袋里。聂怀桑索性自暴自弃地闭上眼,拿手指深深浅浅压着太阳穴,心想:嗯,没事,他肯定不过来,他一向懒得多管闲事的。

那边传来金凌一声惊呼:“舅舅你看那边好像有人摔了!”

聂怀桑:……妈耶。

江澄道:“嚷嚷什么,我没聋。”

板鞋轧上瓷砖的声音擂得他眼睫都一颤,他听到脚步声戛然而止,空气稍事静默,上边落下来“唔”一声。

他没睁眼,猜那点无言罅隙里,江澄肯定挑了次眉。

“聂二公子趴在地上,是想碰瓷?”

脑仁里还缺着氧,聂怀桑其实并看不清眼前人,但仍旧眨眨一双雾茫茫眼睛,佯装千辛万苦才辨认出他琥珀色太阳镜底昳丽眉眼,迟疑道:“江……总。”

江澄没什么同情心地给他啧了一声。

他于是勉勉强强扯出个笑:“劳驾,低血糖犯了,您二位有糖吗?”

江澄沉默半晌转头看向后边金凌,舞院附中的新生立刻正襟危立:您是不是忘了糖在我们那是违禁品?①

“……薄荷糖行不行?”

大概是好几天不眠不休终归都回馈在这个点儿上,他这下越发晕得难受,叹气一般漏下一声“行”。马口铁盒中像撞坏一块整饬的冰,糖粒药片一样泛出幽静凉气,他自然而然翻出掌心去接,那边却凝滞一下,他听到江澄一句“不嫌脏吗”,接着有温热掌纹递到唇边,江澄说:“张嘴。”

近八年岁月凉得很,恰如这几颗唇齿间飞溅开来如药的糖,沁得他心腑反刍一口疼。


云深高中部枕山,在他们青春漫游的时代②,起一幢幢浸进绿幄的教学楼。幕墙的肌理细细碎碎爬满壁画般藤络,每一笔都勾得写意而袅娜。遇到江澄之前他已经在这个班上待了两年。作为兄长兼校长,蓝曦臣再委婉都不得不帮忙劝上两句:或许,大哥不妨让怀桑试试艺考?金光瑶便顺势接话道:现在大多院校对艺考生都只有语文英语小分设限,怀桑只是数理不好,等高二选文就行。如此这般的,翌日聂明玦返回京城,聂怀桑如释重负地推开了学校画室的门。

世间三百六十行,操持什么都需得一点天生灵气。就像魏无羡吃喝玩闹一个学期,赏与罚各自攒了一大捧,依然能捎回一张5%的年段排名回云梦过个好年。聂怀桑给回炉两年,早把个中纡曲看透和倦,直到他能顺理成章在数学课上睡了又醒、醒了画画,如此反反复复数次,忽而发觉斜前方那道背影竟纹丝不动,依然直挺挺茬在那儿,他这才慢慢参着另一种理:这世上并不是只有天来眷顾,才能求仁。

如若不能付之一哂,尽可以负隅一争。③

江家的,江澄。他托着下颌,手指掸开速写纸上一蓬柔若无骨的碳铅灰。

后来,在某次和魏无羡打赌输后,江澄推开美术教室虚掩的门,一脸不耐地翘着腿当了回坐姿模特。

周围一圈美术生战战兢兢悬杆不敢下笔,聂怀桑叹口气抬起脸,手指间疏疏托起一支修长的三菱:江公子,你放松点,这样绷着画出来不好看的。

天地良心,美术生画速写有几个在乎过脸好看与否的么?聂怀桑甚至都忽略过这一节,他理所当然想着:那可是江澄,他合该好看。

江澄只是轻微瞥他一眼,神色间倒真的缓慢沉静下来。

五分钟换一次姿势,最后一段手机闹铃淌出屏幕后他从座椅上站起来,外套搭在肩上,人穿过一片高矮丛生画板,一任宛曲衣纹身后流泻,在经过聂怀桑时看他一眼,未置臧否。

事后魏无羡悄悄跟他抖明白:江澄回去跟他说,“除了聂怀桑以外,都是垃圾”。

魏无羡捅捅他胳膊肘:江晚吟夸你诶,有没有很开心?

注:

①舞蹈生禁不禁糖我真忘了……忌口挺多。大小姐的舞种没定,民间舞或现代舞吧。思追中国舞。

虽然可能是不会用到的设定。

②三岛由纪夫自传书名,《我青春漫游的时代》。

③一顺溜就写出来了,总感觉这句话好像在哪见过,想不起,脑瓜疼。看日期,要发现跟更早的文章撞了我就改。

-

最近xxj谈恋爱磕多了写起来迷迷的,就很bad

评论(3)
热度(25)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