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ette

予昌枑泽、予昌州。
①头像是自己画的,请勿拿。





②昙天/姜妮特。
③转载禁止🚭


④填词使用需授权,感谢。
⑤余者见置顶。

【澄桑】雷惊鸿 6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避雷,高亮

5

-

第三章 摩睺罗下

神话时代的迦楼罗王曾因吞食那伽,最终龙毒焚心。龙众那伽是水中之王,三千世界中毒的化身。而迦楼罗众天生对毒素具有一定的克制力,凡界毒素对它们并不生效。聂怀桑感到掌纹被炙得灼热,心想,倒是下了血本。可惜……

开罪了不该开罪的人。

这是应激反应,专为八部血脉准备的毒\药酷烈霸\道,迦楼罗血以火攻毒,在毒素燃烧殆尽前不会停止焚烧。

迦楼罗的发冠悄然坠落,黑发泼在背脊上,江澄脱力般靠到墙上,抬手把左边的鬓发撩到耳后,紫金杂错的耳羽卡住耳后那束黑发,他睁开眼仁,是诸佛莲榻般的幽艳澄黄。

射日...

【澄桑】紫外光 3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2

-

聂怀桑掐着那只透明罐子还没放,抬手就啪地给它堵了回去。一把熟稔嗓音从蜜饯罐子晶莹罅隙漏出来:“鬼鬼祟祟的你想干嘛?开学刚查完体重胆子就肥了?给我放回去。”

那边金凌闷闷地应了一声:“哦。”

蜜饯饼干后边是膨化食品专区。聂怀桑呷了半口饱含果味清新剂的超市空气,把推车掉个头就往外走,穿过食品区,辚辚车轮轧淡那边训斥声,他把推车往日用区一送,整个人抬脚匿了进去。

聂怀桑蹲下来掐一瓶洗手液细绿颈子,整个人落絮般毛扎扎,忍不住轻声冒一句:卧\槽。

江澄怎么在这的?

往年这时节他合该在大洋对岸不知哪座天桥上踏着,这会仔细想想,哪怕是魏无羡出...

感觉我重新经历了一次高考……

叫得我嗓子都哑了

是我的happy ending了

我的王炸和我的主唱大人

哥哥弟弟们 今后也要加油啊

作为珍珠糖的os:是的你做到了 不要难过啊我的队长 你的糖和蚌爱你 要一直开心一直笑下去

春天到啦 小鸟在花间歌唱

楼对岸开了一路的樱花🌸

抓张上个月的旧图来凑一发

如牡丹丛出群芳 过盛易夭 化作雪泥香先销

——《逢雪怜牡丹》


【澄桑】雷惊鸿 5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该来的还是得来唉……

4

-

第三章 摩睺罗中

无论要谈什么,莲花坞都不是一个好场所。射日之征前,云梦江氏折损得最为惨烈,经年过去,却反而成了最稳固不变的一方势力。世家在金鳞台上言辞咄咄,在不净世内斡旋推脱;云深不知处向来出世,镇守姑苏安乐,此外并不参与过多俗务;云梦是兰陵的倚仗,近年来也没起过什么撼动根本的波澜,既寻不到够分量的由头,举世臧否便都得往莲花坞槛前收一收,掂量一下自个轻重,再出口。

所以议事清谈,只在云梦,变得格外纯粹。

天下滔滔,乌合之众如江水,有实力的人顺之而下便事半功倍。各人终归,有各人处世之法。聂怀桑捻起一片芡...

【澄桑】紫外光 2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前文:1


谁让我的生涯天涯极苦闷

开过天堂幻彩的大门


把两只耳机一左一右喂进耳窍,聂怀桑腾出一只手去薅货架上两袋海盐苏打,电话那头“欸”了一声,仿佛很诧异,接着恍然道:“我说您今儿怎么通得这么快呢,敢情交稿了吧?聂二公子。”

聂怀桑“唔”地应他,把着推车往前走两步,又拔两盒pocky下来,道:“我订的东西有消息了?”

聂怀桑大学学的其实并非摄影,而是平面。聂明玦不知道从哪听得文物鉴定与修复这个专业就是给国\家捐儿子①,差点没把祖传一口文物长刀往书桌上劈,铁了心把他一愿掐死在中性笔笔帽里。聂家是建筑施工企业,他本来希望...

【澄桑】紫外光 1

现趴,模特澄×摄影师桑

减压用摸鱼,北极从心自耕农的freestyle

上午十一点,楼下商店卡车卸货,顺带把一握天光哐当一声摔到他耳根子上,密络凌乱头发浮出被褥扑腾两下,给它绞出一圈轻飘飘虹晕。外卖和快递各个安安分分堆在公寓楼下,牛皮纸箱和雪白口袋没进凉丝丝春风,一起发出融化的沙响。早春的自来水从指缝间淌下来,溅在脸颊上濡湿一点额发,聂怀桑对着水龙头后边一大面镜子拭几下涔涔眉眼,镂空套头的针织衫襟口滑出两绺编织帽绳。他一手捞一袋泡面残骸,踩着帆布鞋后帮蹭蹭地溜下楼去,转头换一摞纸箱子上来,套餐饭隔着薄薄塑料袋压着一块穿EMS外观的砖头,口袋里钥匙丁东响。

再度完美提头穿越死...

摸摸鱼

最后一份作业没有头绪啊……

那门生一礼便离去,聂怀桑转头看向方才坐处,想起那里本该有一架紫藤花,迤逦而去,铺向少年时那间业已化灰的学堂。

他把那一裹紫藤花枕在面颊下,醒来后帻巾中香泥骨屑,揉洗罢犹有紫痕斑斑。他在入窗的一绺风里捻起它来,拿出枚雨花石镇住,待晾干了连石头带布地锁进匣中。这事儿干得奇怪别扭得很,他自觉难归到附庸风雅里头,多年后醒过味来,铺开那条陈旧的帻巾,研墨提笔,那行“姑苏城外寒山寺”墨色一样蓄在笔尖,最终往绢面上淌出一朵九瓣莲。

而石上空花水月,开视竟然如初。

他拿食指中指骨节抵着桌案,在画外拈住曲长的莲柄,不由低眉一笑解嘲,想:朝花夕拾。

雨花石在手底兜转一圈,被嗵地投入水盆。

——《澄桑|雷惊鸿

 


冷cp安利计划

一人千面画手是本人没错了(抱头蹲  

【澄桑】雷惊鸿 4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章和章之间均有时间跨度
这更有一点点追凌

3

-

第三章 摩睺罗上

以笔墨勾勒堪舆图,莲花湖亦是云梦纷然河网中一泓白雪。薄岸轻舟,如一支颀长的木杵荡开繁密涟漪,扣上敦实如磬的水岸。

“有客从北方来……”

空中漏下几缕藕丝般缠绵迢递的鸟鸣,借一簇簇轻灵口舌,在整片湖面上通传,细弱而喋喋。迦楼罗目驰千里,坞湖上万千水鸟皆是江澄耳目。

一只柔软燕雀越过莲花苍茫泊在他肩上,江澄侧耳,听到它说那黑衣的羁客,有蛇的气息,和桂子清香。

他蹙起眉,抚过这鸟茂密的双翅。

“迩来诸事冗扰,既辞大端,不免要应承一干琐事……”他想到那封付过一哂便不知...

【澄桑】雷惊鸿 3

原作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

2

-

第二章 不净世下

卧室有屏风一扇、紫檀木多宝格一套、青铜仕女豆一盏。处处燃着绿腰灯台,一群灯火在壁窗上游,挣破了锦线的珍凫淌出苏绣。

越窑青壳,大邑霜斗,浮梁青花。隔着屏风和一屋子清脆玲珑瓷玩,一条软糯的腰带水一般泻在了织毯上。他剥掉通身一层层的黧黑和承德灰,灯烛似眉睫乱翘,甫一曳地,绉绸上悄然泛出几汪水灵灵釉彩。

聂怀桑从屏风后转出来,影子比人先蹚一步。白生生单衣披挂在一副轻瘦肉骨上,显得有一些疏阔。他只除了一只细腻金冠,一匹帻巾仍温良如马鬃伏在黑发深处,少年郎春夜步步慢,是以那布条并未摇曳生姿。

聂怀桑其...

【澄桑】雷惊鸿 2

原著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
本章与上一章时隔一年多

1

-

第二章 不净世上

废黜仙督的提议一出,清谈座上哗然荡开涟漪。聂怀桑敛起的折扇悬在唇前,齿间淤一口温暾茶香,目光顺着低俯眉睫专心致志地塌下来,渗进墨脚乱轧的扇侧。

现如今四大世家,金凌初掌兰陵,压不住底下翻腾的旧老与附属频频反对,他自己却是对这么个职务一以贯之无谓,消极得很。成功夺了他舅舅此代最年轻家主的殊荣使这小公子怨怼逾深。金光瑶之死终究是坎,他眉眼太青嫩,只通透一半,无处责怪,却总忍不住对名利之事心怀忌惮。蓝曦臣封棺大典之后便足不出户,他本半世仙骨,如今世上挂碍一下子烟消云散大半,教太浓浊...

【澄桑】雷惊鸿 1

原著向高魔paro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序章

第一章 莲花坞

大朵莲叶披靡而下,淅淅沥沥地舀起生满涟漪的湖水。他像只高颈的水鸟梳理繁密的羽毛,五指拨开漫到前襟的黑发。莲花殷殷开在水下,衣摆的紫缟曳进空中参差根芽。兰舟更沉几分,他挟一捧长茎的莲花枕上舟头,发梢湿漉漉地拖出一痕水纹,两三指敲舷,喉头不自觉漫出水汽含混的渔歌。菱角清脆,芡实甘腑,泥藕粉糯。阿姐那双素白的手又在绵密的白烟中小翾,炉上浮起一对鹭鸶。粗糙的水生实被翩然捏成一排娇柔细腻食馔。水沸了,再沏上一壶泥炉茶,紫砂上浇着欹斜的莲花,不动声色梗着细长颈项欲探一眼人尘,明知不可。远山青蓝,云翳泥金,风穿回廊裹来露天校场上...

【澄桑】雷惊鸿 序章

承接原作,原作基础上改动。高魔二设,世家都是神魔妖怪氏族。设定有空整理完补。
主要世家都是佛\教天龙八部护法神
云梦江氏——迦楼罗
清河聂氏——摩呼罗迦
迦楼罗澄×摩呼罗迦桑
■生子注意

-

序章 雷惊鸿

古之人亦云:一息为一罗婆,三十罗婆为一摩睺罗。摩睺罗即是须臾。世间热恼清凉俱如辎重加诸肩上,此番夜来忽觉两脚捎空,解衣卸担沉沉欲睡,雷鸣訇然绽在耳畔,满庭草木惊,回首蓦然望到你,你在。

而后?江澄微微掀动眼帘。

聂怀桑合拢折扇,细弱眉眼里生出一丝裥褶般的笑意:判我,来生,化为草木。

聂怀桑睁开眼。

他的鬓发散下来,信香幽微地蒸着被褥上残山剩水,像雨云中垂满了沉沉一抔桂花。额发...

着风流 愁入喉 夜凭阑玉笙吹春透

若来生可相守 求得庭中海棠依旧 再同游


——《影前谋光》

他们一前一后走在湖畔一串串回廊里,榫卯上垂着剔透的风铃。水上九瓣莲生香,地上九瓣莲拨响。聂怀桑饶有兴致地呷茶看览莲花坞会客厅内雕梁陈设,想着这就是自己少时想过来求学的地方。从前莲花坞是怎样的,他没见过,但哪怕如今因了眼前这人凶名远播,在他眼里,这儿仍好过云深不知处:至少家训的条目,那可是实打实的。

——《澄桑|雷惊鸿》


拿一个在备忘录里躺了半年的坑充个文案

写得下去就发 写不下去随缘……

冷cp安利系列

看完动画第四集

棒球林林可爱炸 涂一个XD

给自己喂勺糖♪

【三日鹤/填词】BEACON

BEACON(给 @凌琅🐧 凌琅太太的《灯塔》)
原曲:覚醒のAir-羽多野渉
填词:昙天

狂花隔过冰凉雾霭
到惊鸿深处听刀鸣出海
看凋零的色块 从走马灯撷采 幻梦亦不再
渴饮一滴酸甘青柰
就惊飞一地蛰伏的对白
巷说瑰艳 缄口 不言谲怪 

分开 鞘与刀连着脉 花与水隔过海
纵声色澎湃 经年浮载 刀尖说爱
多 奇怪

#*有形之物 盛过又转衰
娑罗双花熄灭它丰饶色彩
坐拥冰海 雍容静候你来

时不我待 堕落或无奈
相逢初见颠倒是非舞乱黑入白 
逆转的未来 ...

如今冷眼观棋 闲来思沉郁 身侧谁不语

被向晚太太填的吾王角色歌戳爆

【钤光/填词】闻雁来宾

原曲:荀彧-曾经艺也
填词:昙天

休论武死兵马文死谏
一击于秦缶悲袖徒添
般若汤底争觅甜咸眉睫
孰人耶 无所忝 无所忧牵

有幸当得堕泪如滴涓 
浮以明灯 告以世迁
秋水日西驰 发轫乎高轩
如人也 贪盈圆 终不可全

我不知春夜锦鳞帐下咬珠帘
五色髓掺卮斗烫尽皎然烟
点头青染卿衿口兰芽纤
青山举泪眼 嫩凉伏秋砚

一十二时辰举目而张
盘桓入眼者尽曰参商
三叠阳关君子卯时唱 
渑池黄尘溅夤夜书窗 

但若是槛外注雨抛霜皆涟涟
灯花委地艳冶可曾一分减
憾若能换得一句他怀念
也会如风走幽篁径自消歇 

墨老青阳 ...

【填词/生贺】愿岁并谢

原曲:复活-吴雨霏
填词:昙天

共我今朝金陵客,看老梧叶,梦走鹭洲。
日月不淹留,代序其春秋。 
——题记

臆测故事冰凉笔调滑腻否
美满业果总催不熟
枯枝败叶里藏一口 呼吸声比跫音温柔
风开袍袖 绿水凹而瘦
纹到眼尾 娑婆如绣
我从枯萎冬水栗冽尽头 迎火踏破下个深秋

音书入手即化 烈火生白锈 
人事易生非 醒啖黄粱粥

*说到底烟花也会烧空 提灯过最隆重秋冬
长江月不慎重 垆边羁客 素衣新冻
得谁共我两脚捎空 裁风花敢强说辎重
老眉目依旧淳浓 一晌入定成功 叩开寂静无人房栊...

【双玄/填词】生如冰炭

原曲:자각몽(清醒梦)-monogram(《当你沉睡时》OST)
填词:昙天

※男相对唱。

师青玄:
各自顶冰于手 覆火以油 再求个心通眼透 
绞碎尘衣兑酒 饮过众貌诡陋
抱具空壳qiao入梦 寒灯皱

贺玄:
浮世一剖 枝经肯綮都烂朽
青天白日 炮烙几帙《阳秋》
命格脆弱 不堪绫罗素手一笔勾
是煎骨肉 或列我在鸿俦?

*合:夜来雨剥落花枝头 
贺玄:昼来故巷风收 杏花①如碗豁口
合:有长鲸白齿沥沥依旧 
贺玄:挂罥谁首 销蚀我忧 向灰而酬*
合:当时登高倾酒 朝...

【裴灵】摸个段子

*现代大学AU,大家都是设计秃。
*老裴:因为追不到好哥们,头发渐渐消失。

“我听说秘书处接下来要承包设计周所有行动策划案,怕这周过完处长大人就匀不出空档跟我吃餐饭了。你今天还没叫外卖?正好,还有多久,我等你。吃顿好的。算我犒劳。”

裴茗十分自然地往她办公桌前一拉一坐,冲那书架旁藏青色背影抛声:“如何了杰卿,赏个脸啊?”

南宫杰闻言,好整以暇地扳过一张素白的脸孔,三七刘海下分出一片皎然眉眼,耳垂上缀一滴饱满的青金石,吊一小串足银流苏,石头四四方方被剖浅了棱角,显得圆润且温暾。她的短发浓浓淡淡地漫过耳轮,被鲜艳欲滴的矿石光辉舔舐出孔雀尾羽般的昳丽。

深色高领毛衣密不透风地锁着冷白色躯壳,她...

【天官/双玄/填词】海市蜃楼

原曲:Mirage(海市蜃楼)-DJ OKAWARI
填词:昙天

师青玄:
青青红红沉疴 要怎生问责风波苛刻
且放鱼凫锦书 溺毙春色 
横摧我以淋漓波折

贺玄:
凄凄冷冷坎坷 该讨谁一纸炎凉或悼歌
杀尽旖旎眉山 远夜渡河
一墙相隔 叩碎棂格

故人轻灵唇舌 某日戏说夜啖百舸
徒然长草幽曳 黄泉壅塞 
生根争把淤泥焐热

师青玄:
欲觅金罍不得 也忘乎信手垂之于飞阁
殷殷山雷斫裂 纷纷锦瑟
若知枯潭 不逢春柘  

弱水不堪竭泽 忝无以为君尽倾珠玑盒
厝身盐海嵯峨 ...

我寄此一夜雪声潺湲,且挂儒名做客与群仙。
三秋晚成于藤黄中天,潮头桂子已搁浅经年。

占tag致歉,后知后觉才看到桑桑的人设。太喜欢了。小聂公子,聂宗主啊。我爆哭。
扶我起来,我还能再磕澄桑。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魔道/澄桑/填词】莲花净域

*《雷惊鸿》OST

原曲:千灯引-RE
填词:昙天

禅伏诗魔归净域,酒冲愁阵出奇兵。
——题记·韩偓《残春旅舍》

00:53
聂怀桑:
我寄此一夜雪声潺湲
且挂儒名做客与群仙
三秋晚成于藤黄中天 
潮头桂子已搁浅经年
我料今宵寒蝉必嘈切 楼心 万火归焉 
皆自来归不净夜天
晏晏 姑把玄水黄杯 浇浊焰

01:48
江澄&聂怀桑:
画满娥眉 沏开扇面 
眼波留白 待尔来钤 
各逢其是 西流东渐
一别 竟无河梁可期限 年年 

02:36
江澄:
原非莲华宛曲迎辕垣
讵料水露...

© Jeanette | Powered by LOFTER